cuzimafairy✨

第21年

【MCU全员】Life Would Be Blue(2)生活大爆炸AU

#求评论啊宝贝们



第二章 Steve和夺命魔猿




“你的论点站不住脚,Tony。”


人来人往的大学食堂里,Bruce坐在一张白色塑料桌旁,皱着眉头。

“十分肯定,超人飞到地球的黄太阳,热度足够烧掉他衣服上的一切了,”Tony简直有些趾高气昂。“这意味着他不用每天被人逼着跑到干洗店或者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去洗衣服。”


“谁逼你洗衣服了。”


“总会有人的。”  Tony假笑着,“我说,不可摧毁的氪星纤维布,完全无害,绝对比Thor的胸肌还干净。”


“嘿!”Clint敲了敲盘子。

Thor冲着即将替他打抱不平的Clint露出个不解的表情,“我每天清洗身体,是的。”Tony紧接着摆了个“你看吧”的手势,他的动作流畅地仿佛Thor话音的延伸,Clint知道Tony早就准备好了,就冲他那个去海边也只会挖城堡玩的灵活度。

“老天。”

他叹息着扶住了额头,他决定把Tony的话打出来发个短信给Loki,顺便把Thor的回复也加上去。


“所以我应该去拿个化学博士什么的,Bruce你有七个phd,总有一个学过这个吧。”Tony冲Bruce眨眨眼。

“天呐,你还在提Bruce的学位——”Clint简直不可置信,他看向Bruce,“我这是在两年前吗。”

Bruce无奈地转了转汤匙,嘟囔着,“算是过不去了。”



类似的,毫无意义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重复。

顶着三十岁的头衔来大学食堂吃饭对于Tony来说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他在这里俩年,学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又他妈的关我什么事儿”,Clint Barton是第一个教他发现这事的人,在他受到来自神盾大学的第一份恶意时,Clint嚼着面粉、白砂糖、奶油和鸡蛋混合之后再经过油炸的美妙食物,喷吐着飞沫通知他是个混蛋。总之管你是谁,中午你总要和Clint抢吃的,你就别想好。这是Clint对于混蛋的定义,简单明白。Tony潜意识认为这是纯粹学术圈的现状,而这现状让他无比舒适,因为他在这里可以做到毫无存在感,这是说,跟那些狗仔队敬业的跟踪与无时无刻不被报道的行程和桃色新闻对比,此时此刻的存在感完全不是当初的量级。比如Barton就从来不会分给他多于甜食的关注,而Thor,他对每一种菜肴都表示由衷的欣赏,那种欣赏甚至超过了对待异性、或者同性。


“要是染上氪星上的啥东西怎么办?”Clint说。

“比如什么?”

“比如氪星糖粉。”

“氪星爆炸的那天,糖粉就跟着毁灭了,或者全变成糖粉放射物[1]。”Tony快速瞪了一眼即将说什么的Thor,他可知道Thor打什么主意,糖粉没了,那其他的呢。

“所有调味料都没了,包括肉桂和罗勒[2]。”

Thor失望地嗯了一声。


[1] 氪星是超人的母星,它爆炸后产生的放射物是超人的致命弱点。

[2] 罗勒:Basil,吃西餐的时候会遇到的一种暗绿色的碎末状调料。带有强大、刺激、香的气味,味道像茴香。罗勒最厉害的地方,是可以治疗跌打损伤和蛇虫咬伤(划重点)


“糖粉放射物,这是消灭那些劣质甜甜圈的最大武器。”

Tony翻了个白眼,“Barton,你是真的要参与到这个严肃的讨论中来?”

“这严肃吗?”Clint看着早沉浸回自己玉米浓汤里的Bruce,“还有别人在和你谈论吗。”

“嘿,吾友,我还在这儿呢。”Thor不满地反驳。

“拜托。”Clint几乎要撞墙了,“这时候你倒觉得被冒犯了。”

Tony满脸堆满了假笑,“显然,天神和我是一国的。”他的笑容像波纹一样荡开,和胡子连着看起来像一片沼泽,Clint觉得自己快陷在淤泥里了,就跟当初他们跑到——那块地儿叫什么来着——“幽灵沼泽”,总之是艰难又令人挫败的训练环境,跟那种感觉一样:愤怒、无力又隐隐带着些兴奋,有关胜负欲的兴奋。

当初带着Clint走出沼泽地的是他的cap。


“嘿,Clint!”


现在拯救Clint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Clint的身体已经因为这把总是冷静温柔的声线而产生应激反应。他听到这话就立刻站起身来了,站成了大学食堂中央的一颗白杨树,站回了一个军人。

“Clint!”那个人似乎在穿越人群,他的声音逐渐变大,像在拿一把鼓槌愈渐用力地咚咚地敲打Clint的心脏,Clint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四个空腔同时震动,右心室振动的最为剧烈,那里属于军营,塞满了Natasha、Bucky还有Steve。

等到金发碧眼的,几乎没有变化的Steve站到他们面前,Clint觉得自己的肌肉绷紧到极致了,而他盯着他时,仍旧没有任何动作,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时间,过了一分钟或者两分钟,他就能确定了,Steve不是假的,当初的生活也不是他躺在哪个手术床上的臆想。

空气静止了。没人对当前的场景发表看法,Bruce开始回忆Clint有没有在哪个和Tony吵嘴的午后透露自己还有别的他们不知道的朋友,Thor对有着跟自己相同金发和胸肌的Steve产生了莫名的归属感,而Tony,天晓得Tony在想什么。

他的嘴半张不合,像见到了什么价值千万的画作,“千万别是胸大无脑,千万别是胸大无脑,千万别是胸大无脑,千万别有七个学位,千万别有七个学位,千万别是Barton的男朋友,千万别跟他们这帮人一样是个无趣的科学家。”


“我想念你,Clint。”


金发大胸开口了,声音温和动听,有着奇异的安抚作用,Tony把这个归结于他声音的频率。见鬼,他的嘴是怎么长得那么诱人的,还有他身上隐隐约约传来的皂荚香气,他们一中午都在讨论些什么?去他的氪星纤维衣服。

等见到Steve纤长的睫毛,以及下方那双蓝绿色的眼睛时。Tony不可遏制地吹了一声口哨。

就在此时Clint动了,他像一道闪电一样,瞬间挥出了拳头,径直朝Tony脸颊打去,Tony第一时刻想到的是:Clint不是科学家,第二时刻他意识到Clint不是科学家的原因,这一拳下去他估计要和“狄俄尼索斯”做伴,而他甚至不知道那小伙子到底叫什么名字。第三时刻他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Pepper看到自己这么狼狈,况且她一定会向Clint索赔的,向那个穷鬼,算了吧。

但一切没来得及发生,Clint的拳头在Tony眼前被一个温暖的力量截住。他看到Steve皱着眉头,却轻声细语地几乎是哄劝了,“Clint,怎么了。”


“他就是个混蛋,他居然想泡你。”


Steve愣了愣,然后带着些疑惑偏头看了一眼死机的Tony,又接着愣了愣。

他对着瞪着大眼睛怔住的Tony轻柔地笑了——



“你有个这么好看的新朋友?真为你高兴。”




于是,在那个没有被击中的瞬间,听过无数赞美的Tony Stark被这样一句直白简单的夸奖,绝想不到的,轻而易举地击中了。


什么,金发碧眼大胸说了什么见鬼的话。

Tony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Steve放下手臂开始了和Clint的寒暄,并表示自己刚才似乎在听他们讨论漫画,Clint借机诋毁了Tony的论点,Steve点点头,客观公正地对着Tony表达自己的观点,“超人总会出汗的。”


“在地球上不会。”

Tony说完就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Steve沉思,突然像得到什么启发一样,眼睛亮了起来,声音都有些激动。“超人到Kandor[3]赴宴,他在那里失去了超能力,他们一起玩氪星飞盘游戏,超人出了汗,并且带回了地球。”


[3]超人家乡,氪星爆炸后被保存在瓶子里。


Tony噎住了。


“赢了!”Clint开心地几乎要亲吻Thor,“氪星人的汗,属于氪星!地球的黄太阳没辙了。”


在这一语双关里,地球的“黄太阳”无心反驳,脑子里反复播放着“胸大无脑、七个phd、Clint的男朋友、无趣”,显然,Steve哪个都不占。他胸大是不错,但说话同样富有逻辑;他不是科学家,肯定不是;他表达清楚,思维敏捷,人又风度温柔。至于男朋友。看Clint抓住自己话柄的那个样子,要是他俩有事儿,早就舌吻了。


“我没想到你们也对漫画感兴趣,Clint,听说你成了科学家。”Steve看着 咂咂嘴别开眼睛不看他们的Tony,转移话题道。显然,Steve会察言观色,他也不喜欢给别人带来尴尬,Tony把这当作示好,Steve,再加十分。


“不,我只是个教体育的,他们才是科学家。”Clint下巴提了提,朝向一直没跟上剧情发展的Bruce,“这位是真正的科学家,七个phd。”

Tony震惊了,他仿佛见到Clint上了什么荒诞的模仿秀,他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自己每天跟他们的寒暄吗。他讥讽道,“Clint,你真是让人惊喜。”又在Steve向自己投来专注目光时局促地移开了目光。见鬼!为什么他能让自己觉得说这一切没有意义?



Steve即将加入他们的晚餐,或者说即将加入他们的小团体,Tony明显感受到了,他的世界被他撕开一角,Steve顶着那颗香金的脑袋,挤进来和他说“嗨”,他就即将城池不保、缴械投降了。Tony觉得这是自己离开Stark工业之后,甚少和姑娘或者小伙子们上床带来的恶果。老天,Steve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

而Clint明显开心过头,他竟然连着跟Tony道歉了三四次,当然,都是在Tony假意说没想过泡Steve之后。


“我的意思是,Stark,你知道我爱你。我们都爱你,但你实在是太能调情了,Steve这样的纯情老处男,承受不了的。”


Tony在这段话里捏出了两个信息,第一,Steve是个纯情的、这年头绝种了的处男。第二,Clint说他、他们都爱他。Tony快吐了,他怀疑Barton喝多了。在脑子回放那句“我们都爱你”的时候,他真的感受到胃被揪成了一团,他的喉咙里被塞入了几捆棉花,他快得慢性咽炎了。


“得了,得了。”Tony几乎是哀求,“别这么说,我求你。”

“不让我说什么?调情的部分、老处男还是我爱你?”

“Clint”,Steve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天,我是个花花公子是事实,”Tony瞥了一眼脸微微发红的Steve,“……这个甜心有没有上过床我不知道。但你得把肯定不是事实的东西咽回肚子里。”


“老兄,”Clint阴恻恻地笑了,那样子像足了Loki心里生出什么剧本要Thor配合时候的样子,Thor有一瞬间的恍惚,“我爱你,我们爱你——”Clint故意抻长了发音,满意地看到Tony像只受惊的仓鼠,他的灵魂几乎在原地转来转去。“——当然更是真的了。”

“操。”Tony不得不骂人。“操你的,Barton。”

似乎这样才能排清他胃里的浊气似的。

桌上紧接着传来一个年轻的却满口老气横秋的教条的声音。那是Steve,端着一杯咖啡,自然又认真地跟他说,

“文明用——”

而“language” 这个词的 “ge”还没说完,Steve就意识到什么,他瞬间收声,原地化成了一樽脸红成番茄的雕像,咖啡的热气袅袅地飘在他脸前,看着真像是羞赧到冒烟。


Tony把浊气一口吸了回去。


Clint跟着愣住了,他的眼圈开始泛红,这是憋笑的前兆。Bruce的下颌在脸上晃晃荡荡,眼球飘在Steve和Tony之间。

Thor不清楚大家的反常,觉得Steve跟自己一样正直,可以介绍给Loki。

Steve本来真的不打算说这句话的,他对Tony有好感,他想成为他们的朋友。而在第一次见面就管制对方显然是不正确的,不理智的行为。虽然他在军营里待过挺久,而这句话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但他应该记得在军营里,他这样要求那帮每天苦哈哈见不到异性的男人们,是往往被嘘老古董、刻板的,这很能说明问题了。另外,他也已经退伍好几年了,该扔掉那些严苛、甚至过时的规矩。

上帝,他到底说了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真的没人吐槽一下这句话吗?”Tony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甚至想不出什么讥讽的话,他在他浩如烟海的语库搜索不到一句,能够准确描述刚才状态的形容。

Clint边笑边用力拍着Steve厚实的肩膀:“我现在确定你真的回来了,Steve。”

Bruce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看着Tony满脸震惊又无从发泄的样子,语重心长对Steve提醒道,“我得提醒你,这事儿是过不去了,老兄。”

“是要被念叨几年,”Clint补充。而Tony配合地在那里絮絮叨叨,“他叫我不要说脏话?他到底从哪穿越来的?”


“说真的,你今天怎么突然来找我了,cap?”Clint有意避免Steve听见Tony的嘟囔。

“Nat给我联系了一家公寓,我谈妥了,今天搬过来。”Steve为接下去要说的话感到不安,但仍旧叙述着,“我不知道你是否认识那间公寓对面的住户,Nat说昨天看到过你出现在那栋楼里,我想问问原主人发生过什么,因为地板上都是酒渍。”


“酒渍?”


Clint和Bruce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希望不是他们太敏感了,事实上,最近只要提起酒,像检索关键字一样,输入这个单词,大脑浏览器跑出的结果从一到十都是送走对门酒鬼小子的那个晚上,那滩酒水混杂着年轻生命腐朽的气息充斥着Clint的鼻腔直到今天。Clint不打算这么着急对号入座,他几乎是颤抖着要求Steve核对他家的地址,紧张地询问Steve新公寓的街区、楼号以及门牌号。

而Steve的话音一落,Bruce就惊恐地发现这和他家的门牌号只差一位,“可怕的巧合。”

Clint被戏剧性的进展迎头一击,或者说,在场的除Steve外的四个人都目瞪口呆了。


“我当然认识,”Clint喃喃,他在思考措辞,考虑要怎么把Steve,他的朋友、战友以及队长即将住在他们大本营对面的事实,以及,当初的“狄俄尼索斯“——他公寓的前主人,曾近乎溺死在自己的呕吐物里的情景告诉给Steve,老天,午餐时间为什么要逼他回忆起那个画面。


“这是个英雄故事。”


最终Thor接过了这个任务,并圆满完成了它。

“是的。”Tony补充,“看来我晚上不必去接你来吃晚餐了。”

Steve露出个疑惑的表情。

Tony真诚地笑了,并补充道。


“你好,我的邻居。”


————


Thor是帮助Steve搬家的主力,而Tony负责倚在门边监工,说真的,Steve和Thor两个人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足够威慑了,Tony保证他们可以在一下午搬空这件公寓。

“Tony,你觉不觉得Thor看Steve的眼神有点怪。”

Clint捡了一个休息的时间跟Tony分享自己新近发现的八卦。

“物种相惜?”Tony咬出了一个复杂且狗屁不通的短语。“都是金发、大胸。”

“不是那种,是暗中观察。你看,Thor总会挑Steve没注意到的时候偷看他,看过之后又露出那个……”Clint正苦恼挑什么贴切的词语形容Thor的神态,就见Thor愣愣地盯着Steve站在那儿,手里还捧着一箱画架类的东西,Clint激动地分享给Tony,“就是现在这个表情!快看。”

感谢Clint的提醒,Tony终于注意到了Thor的神情,这其实和他一直盯着Steve搬来搬去的神态差不多不是吗,等等,差不多?


“打给Loki,马上。”Tony当机立断。


“我已经发过短信了,Loki说他这就过来,哇我真是怕他带一把瑞士军刀过来,听说他床头都是那玩意儿。”Clint边舔着手里的雪糕,边啧啧论断。




Loki的到来证明Clint没有说错,他敢保证Loki风衣的四个口袋里揣了不止一把刀。因为Loki的表情可以用“阴鸷”来形容,Clint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Loki用一贯湿冷滑腻的声线问他,“他在那儿?”

Clint根本分不清Loki说得是问句还是陈述句,或者是反问句?Clint只能努努嘴示意Loki看向对面。


Bruce从电脑旁边扯出一颗脑袋,“Loki怎么过来了?”

Clint压住心中的惧意,显然他期待剧烈冲突的人格特征浮现了,他用怪诞的气声兴奋道,“捉奸。”全然不顾所谓“情人”是自己的朋友,而所谓“原配”是男主角的弟弟。


对面公寓门口,Tony自觉给长得仿佛英伦绅士其实更像维京海盗的Loki让路,Loki优雅地走进去,尽情散发着满身寒意与怒气,全身上下高喊着:“跪下”,这是他的战斗状态,他在捍卫什么或者捍卫谁。可这一切,这些锋芒和愤怒,都在见到另一个金发大胸疑惑地抬头看过来的时候,瞬间,就那么一秒钟消散了。Loki看见满地纸箱中间,他的哥哥Thor,一边疑惑地抿着嘴一边盯着Steve,似乎在试图分辨。而他从看见Steve的瞬间就知道他哥在分辨什么了,拜托。

Loki明显地翻了个白眼,但毫无攻击性。他用华丽的声线冷冰冰地开口,“Steve Rogers——”,仿佛在历史博物馆里做背景介绍,告诉那些来参观的小孩子,“我亲爱的哥哥,夺命魔猿。”


咣当一声,Thor手里的一大堆东西直接掉在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画架和颜料盒,在地上滚来滚去。巨大的响声吓了隔壁公寓里三个看热闹的人一跳。Tony第一个反应过来,此前他在衡量什么时候出面替Steve解围效果更好;Clint是第二个,伴随着“打起来了”的激动评述,他和Bruce一起走过来,然后他们接连瞎了眼,也聋了耳朵。

只见餐厅库房一样的狭小空间里,Thor,作为这个空间里最壮观的事物,一把抱紧了Loki,Loki腰上露出一截手臂,而那段手臂的肱桡肌崩出了羊角面包的形状,Clint光是看着那副画面就觉得自己的脊柱骨凭空断裂。紧接着,Thor极度喜悦以至于声如洪钟地、这不是夸张修辞,极其畅快地大声笑着——


“是的!就是他!终于认出他了!魔猿的猎物!”


Clint觉得耳膜在耳廓里摇摇欲坠,说不准哪天就掉在路上。


Thor松开Loki,兴高采烈蹲下身整理方才造成的狼藉。而Loki仍旧站在原地,他方才没有回抱他的哥哥,所以现在也不需要放下手或者撤回头之类的动作,他可以精准地保持冷静的姿势,但谁都看得出来,Loki僵直了脊背,他也愣住了。


“Steve,Barton的朋友,你的职业是演绎者吗?”


整个房间里唯一有清醒头脑的Thor一边收拾一边抬头,爽朗地问着一头雾水的Steve。Steve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Tony见状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快昏死过去了,所以,Steve是演员,他退伍了之后就去当了演员,而且他还会画画——Tony可不会觉得地上那堆东西是拿来玩扔球游戏的。Steve到底是从哪穿越来的,他一定是宙斯或者上帝什么的突发奇想,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对象。或许某一天这两个神祇相遇了,他们打了一块钱的赌,看Tony会不会对某个人产生全部的兴趣,于是,Tony看着Steve投向自己的迷茫的寻求帮助的眼神,和体力劳动过后微微发汗的额角,他保证自己脸红了,该死的,这就脸红了。

与Tony的复杂心情不同,Bruce在Thor方才的疯狂里全身绷紧了,纯粹是局促,他紧张极了,似乎在时刻防备什么,那跟别人没关系,虽然他保证此时楼下楼上的邻居正拿着步枪瞄准了他们,就等着一个一个打死。


“我说,是不是得有个人出来解释一下?”Tony干咳了一声。


Loki第一个回复状态,摆出居高临下的、讥讽地、冷冰冰的模样,但就连Steve都觉得,他和一进门的时候不同了,“我和Thor看过一个电影,名字是夺命魔猿,而Rogers出演了它。”没等其他人回应,Loki从不需要别人回应,他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句嘲讽,“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新朋友?”他仿佛不经意地把一个滚远的颜料盒踢进了Thor正在收拾的手,“并且求我带来那些,荒谬的、讲人类猿猴的电影。”

Thor心情一直很好,他头都没抬就强调,“我分不清Steve出演的是哪一部,而你果然带了我们大学时看过的所有电影!”

Clint脑子一紧,迅速瞥了Loki鼓鼓囊囊的四个风衣口袋,那里五分钟前还是尖利的瑞士军刀,Clint几乎有些愧疚了,Loki在他脑海中从惊悚片boss变成了剧情片里温情而不外露的男主角,Clint打了个寒颤,温情这个词儿和Loki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他可能是被Thor的巨吼震得神志不清了。


————


总之,Natasha出现前,她自己构想了几百种和这群人相见的画面,而无论哪种,都不会是看着他们窝在沙发、地毯上死盯着液晶电视屏幕,而屏幕上的,是一只明显粗制滥造的穿着万圣节恶劣套装的所谓“魔猿”正在追逐一个半裸的男人。Natasha的理智告诉他别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她的眼睛以及以Clint为首的、一群人激动的尖叫却接二连三地提醒着她,那是谁。


Clint:“Steve!你可真辣。”

Bruce:“……我简直不知道该看谁。”

Thor:“吾友Steve,丛林猎物!”

Loki:“Stark,我是不会免费送给你的。”

Tony:“嘘!……好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吧。”

而Steve捂着脸,又在冒烟了。


Natasha享受这种画面,她等了一会儿,才轻轻咳嗽了一声,拿出准备好的开场白,“Steve,我正打算分享昨天在餐厅遇见的蠢蛋,就看见你——”Natasha给了齐刷刷看过来的六双眼睛一个反应的时间。“和他坐在客厅里看电影。”

Natasha的眼神最终落到了Tony身上,Tony认出眼前的红发美女是自己昨天中午在餐厅搭讪过的服务生,强装镇定地呃了一声。

“时移世易了,女士。”

他瞥了蹙眉表示疑惑的Steve一眼,撇撇嘴,“我确定。”



————



下一章预告:Tony因为一些原因被Fury开除了,Pepper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Thor掉了一颗牙。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