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无书

原名 Cuzimafairy

【琅琊榜】靖苏相认的十种可能(上)

#没逻辑的文

#设想一下景琰认出小殊会有几种可能的情境

#对坠马梗的一点点执念

 


第一种可能:听说萌萌总说错话

(背景)蒙大统领在某次去靖王府书房时,摸了林殊旧物的那把弓。

萧景琰看着蒙挚一脸无辜把玩着手里的弓箭,心下不满,伸手夺过道,“大统领勿怪,此乃故人旧物,他生前不喜陌生人碰他的东西……”

蒙挚急于撇清自己,脱口而出:“殿下莫怪,就是我昨天问他那把良弓哪去了,他说在你这儿,我才过来摸摸的!”

萧景琰:???

“若我没记错,蒙卿昨日是与我一同去的苏府,然后你留下说要向——”萧景琰加重语气,“苏先生——请教布防?”

“啊……这……对啊,就是我请教了苏先生之后…夜里小殊托梦……对!托梦给我了……哈哈哈。”

“托梦?”

蒙挚道,“对啊,小殊总给我托梦,还让我好好照顾殿下……哎?殿下没有梦见过小殊吗,不能吧,我每天都能梦见小殊呢,啊对,他还让殿下多信任苏先生,把苏先生当做他的化身哈哈哈殿下说有没有意思……”

萧景琰:梅长苏等于林殊,get。

梅长苏:……蒙大哥我求求你闭嘴吧。

 

 

第二种可能:飞流是个神助攻

水牛事件之后,飞流就被禁止单独见靖王。

但是飞流有个爱好——飞到隔壁的王府摘梅花,这天天飞实在没有不偶遇的道理,所以即便梅长苏能避则避也阻止不了飞流神助攻。

一天萧景琰在府中怀念旧人,飞流突然就落在他面前。

“飞流?”他一愣,随即想起苏先生说的“爱摘梅花,殿下勿怪”的话,又淡淡一笑,“你喜欢梅花?”

飞流懵懵的,握紧手里的断枝,点头。

萧景琰对单纯澄澈的飞流毫无心防,“上次你说郡主给苏先生讲我从前水牛的名字——”有些黯然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飞流有点儿忌惮梅长苏说过的“不能跟靖王乱说话”,但是对水牛确实还挺有好感的,尤其是手里拿着人家家里的花,不想就这么不理他,于是决定老老实实回答。

“唔——”飞流仔仔细细回想,良久才说道,“水牛…唔…”突然灵光一现,“珍珠!水牛带珍珠!”


珍珠?


“听说东海有很多珍珠,你带一些回来,给我当弹珠玩!”

萧景琰闻言一震。


这分明是他离开京城时与小殊的话,几乎算是那个人最后留给他的绝句,霓凰郡主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告知梅长苏?

“是苏先生说的?不是郡主说的?”

飞流依旧懵懵的,“不是,苏哥哥,只有苏哥哥说过。”

萧景琰喃喃,“他是怎么知道的……”

飞流不懂水牛的沉思,只想赶紧回苏府,“回去,苏哥哥找。”又道,“水牛最近不要来,火寒,苏哥哥很痛,休息。”

说完就飞走了。

“……火寒?那是什么……”

靖王快马加鞭翻遍典籍。

萧景琰:“珍珠,火寒毒——梅岭,梅长苏……林殊。”

 

梅长苏:“飞流你——算了,还是把你交给蔺晨吧……景琰我真的不用再吃药了你可以让门口那三十二个大夫回去了……”

晏大夫:哼。

 

 

第三种可能:霓凰郡主——靖苏扛把子

一日,靖王霓凰苏先生同时受邀赴言豫津的生辰宴。

梅长苏到时,霓凰优雅自然地施了个女子的礼。

萧景琰一惊。

要知道霓凰郡主统领南境十万大军,早已没了女儿情态,哪怕是对着梁帝,也是俯首作揖,绝没有这般温婉过的。

萧景琰心中头一个想法是他二人已缔结秦晋之好,第二个想法是不可能,苏先生——不像是耽于儿女私情之人,怎么可能在内忧外患之际先成家……况且,他——他自身还有些不能诉诸于口的情思。

所以耿直的靖王殿下决定直接找霓凰问问,“方才见郡主对苏先生行女子礼,不知是何故?”

霓凰自然又冷静地反问,“靖王殿下这话问得奇怪,难道殿下以为,霓凰并非女子,非得如男儿一般作揖才好?”

萧景琰一噎,“并无此意,只是从未见过郡主如此,有些好奇。”

霓凰一向恼靖王误解梅长苏的事情,更替梅长苏心意不被靖王知晓感到心疼,便故意加道,“况且霓凰也不是生来将士作风,从前对殿下对林殊哥哥不也是如此行礼?”

萧景琰听她提起林殊,心里一动,接口,“小殊那时与你有婚约,我三人又是从小一同长大,自然与别不同,至于苏先生——”

“殿下是想问我与苏先生是否产生了男女之情?”

萧景琰没想到霓凰如此直白,愣了愣,点头道,“是。”

霓凰似乎对靖王干净利落的肯定略感满意,语气缓和了些,“霓凰的确仰慕先生清雅风度,但绝没有私情——”又加道,“殿下尽管放心。”

“我?”萧景琰眉头一皱,“与我何干?”

“殿下何必遮掩,十几年情义如何,我又怎会不知。”又有些黯然道,“…旁观者清,我当是羡慕殿下的。”

萧景琰觉得仿佛有什么概念被混淆了。

穆霓凰轻轻瞥了一眼愣住的萧景琰,没多说便告辞了。

回府后的靖王百般思量,终究得出一个最不可能却也是最说得通的解释——

喜欢小殊,喜欢苏先生。

可能并不矛盾。

而且,可能小殊——苏先生也喜欢他。

 

梅长苏:……果然秘密这件事就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穆霓凰:兄长,霓凰是为了你的终身幸福。

梅长苏:……………………萧景琰你能不能别脸红了。

 

 

第四种可能:太皇太后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奶奶

自从上次见了梅长苏之后,太皇太后就对他念念不忘,时时要来看望的萧景琰把“小殊”带来。

萧景琰神色一僵,实在不能直白地同皇祖母说小殊已死,又不知该带谁来,正窘迫着,却是豫津出了个主意,说起上次郡主选亲时太皇太后错将梅长苏叫成“小殊”,那不如把苏先生带来。

萧景琰来不及考量那句“小殊”从何而来,想苏先生客卿身份,进宫来倒也不是难事,便答应了。

下一日入宫时,果然带来了梅长苏。

宫殿内只有萧景琰梅长苏两人。

太皇太后拉起梅长苏的手道,“小殊,你怎么还这么瘦啊,来,吃点心。”

梅长苏看着手里的榛子酥,悄悄收紧,见面前老人白发苍苍,只想多相处几日,尽可能满足她的一切要求,见殿里只有自己和景琰,也顾不了更多,只笑道,“太奶奶忘啦,小殊不能吃榛子的,会喘不过气。”

萧景琰听见“太奶奶”三个字就感到心绪一震,满脸惊讶地看向梅长苏——他怎么会知道小殊不能吃榛子?又是霓凰说的?霓凰跟他说小殊做什么?

“啊,是这样啊,哦对,糊涂咯,榛子酥是景琰最爱吃的,小殊啊,吃不了。”太皇太后又递了一块给有些出神的萧景琰。

靖王还在思索,没看到太奶奶的动作,梅长苏道,“景琰,太奶奶跟你说话呢。”

“啊,是。”萧景琰未考虑梅长苏话里的亲昵与熟悉,连忙接过。

“说起来,小殊啊,你怎么这么久没来看我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太奶奶呢。”

“怎么会呢,我只是…出了趟远门,这不是回来看您了吗?”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喜欢到处玩,我记得以前你和景琰就总喜欢一起出去玩,那叫九…九什么来着?”

“九安山。”

“对…你们还养了一只狗,叫…”

“佛牙。” 

“你以前啊可淘气了,总闯祸,每次都说是景琰干的,那个傻孩子,每次都替你担着。”

“…是。”

“我记得有一次你给小津绑在树上,后来你怕被你娘亲打,就说是景琰干的,哎哟静嫔当时可吓坏了,带着他就到我这里来跪着请罪,就这样,他也半分没供出你来,还是后来小津偷偷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是你干的…”

这段是梅长苏不知道的,他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景琰一直宽厚。”

“不对。只对你才这样,对别人他才倔呢,一头倔牛。”太皇太后嗔怪道,又笑,“那时候我觉得啊,你要是女子,就把你许给景琰,他肯定宠你。”

“……”

萧景琰有些窘迫,红着耳根道,“太奶奶是不是累了,那我就和苏…小殊先回去了。” 

太皇太后笑得开怀,“怎么还害羞呢!这孩子。我看啊,不是女子也没关系,男子也是一样的,小殊啊,你说是不是?”

梅长苏低眉敛目,似乎在努力克制什么,半晌才道,“…是。”

萧景琰心绪大动。


那日梅长苏陪着太皇太后说了很多话,大都是林殊小时候的事情,不知是不是他感受到了什么,直觉怕是最后一面了,再没有顾忌,只听什么答什么,也不管是不是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嫌疑。

走出殿门时,已经泪盈满目。

萧景琰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疯狂的念头,控制不住自己般咄咄逼人地问道——

“先生为何落泪。”

“为何对我幼时之事如此了解。”

“为何知道小殊不能吃榛子。”

“为何——”

“殿下…”

“你当真,不认识林殊吗。”

“殿下……”

“你当真,是林殊吗。”



梅长苏:无论如何回避,也不可能瞒骗太奶奶。

萧景琰:小殊刚才说是男子也无妨

太皇太后:…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第五种可能:一眼万年

萧景琰于宫中第一次见梅长苏。

四目相对。

 

“小殊?”

 

梅长苏:……

梅长苏:…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萧景琰:偶像剧版琅琊榜——一些爱情和金手指的在线

 

——TBC——

ᕕ(ᐛ)ᕗ

评论(41)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