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zimafairy✨

第21年

【MCU全员】Life Would Be Blue(5) 生活大爆炸AU

#我队生快!❤️


#存货 点梗还没来得及写

#过渡章 可能食用性较差

#欢迎捉虫



第五章 两个人的电影之夜


   

这一切都是为了解释,Steve和Loki在Thor家里‘约会’的原因。

 

神盾大学发生了一桩事。

 

某天上午,有人惴惴不安地前往人事办公室等候与其他职员之间的口角处理,而当他推开门,迎接他的并非指责或告诫。办公室空空如也,昔日的‘冰冷女王’(与Pepper为Tony能复职而去寻找的人为正职和副职的关系,上次事后原正职主任被调走,而此副职主任转正)Regina女士包着她整理齐整的纸箱,站在空旷中央,没什么表情,她从来访的职员身边借过,穿过众人的注视泰然自若地走下楼梯,顺便也带走了自己摆放在办公桌上没几周的名牌。

 

这昭示着一个不算平凡的工作日。

 

职务调动对于任何一个集体来说应当是最平常不过的事,然而Regina的离职出现得太过突然,就仿佛她遭受了什么打击自动请辞或者犯了禁忌以至于不能被公开宣布。总之,这没有前因后果的变化令人不安且好奇,科学家们打算追根溯源,于是,作为Regina被目击过的前任绯闻对象,Clint被神盾大学里的熟人设计偶遇了数次。

 

“我跟Regina的离职没有关系,我们只约会过一两次!”

 

在Clint与人们解释过千万遍人事主任的突然离职不是因为感情纠葛后,Bruce,作为他的挚友,仍旧在他已经极度疲惫时,十分不体贴地揶揄着他。

Clint将午餐砸在桌子上,愤怒地拖出一把椅子,故意引出剐蹭地面带来的嘶哑,以此作为宣泄,“你怎么不怀疑Tony,他曾和她调情!”

 

“那不能说明什么,这一半的女人都和Tony暧昧过。”Bruce犹豫着,但仍旧选择对Clint的委屈视而不见,他笃定Clint不忍心生他的气超过半个小时。

 

“别带上我。”

所谓的几乎和神盾大学有些姿色的女性都调过情的Stark先生,此时则神色郁郁地啃完最后一块松饼,他浅棕色的眉毛海浪般起起伏伏,那是他如潮思绪的体现,Tony仍旧深陷在某个聚会之夜里,他低垂着眼睫,不想理会任何人。

与异常沉默的Tony类似,Thor执着地灌着他的碳酸饮料,对外界充耳不闻。

 

“奇怪。”Clint捡起自己三秒钟忘记烦恼的特长,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两个对待食物给予了十足关心的伙伴身上,尤其是沉默的Thor。他感受到自己失去了最佳的听众,那个从不吝啬于给予他朋友们全部的、满溢的注意力的金发大个儿。

 

“艰难的一周?”Bruce在Clint发表看法之后总结着当前的氛围,他用不含攻击性的眼光扫过面前的两个人,心里矛盾着,究竟谁更容易被攻破,稍后他把目光停留在了Tony脸上,“想谈谈吗。”

“我觉得我不想。”Tony果然率先回应,他无意识地用调羹在咖啡里搅出了旋涡,那动作几乎算得上是排遣。“你们刚才在说Clint的那个前女友?”他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

“Regina因为什么原因离职了,”Bruce点点头,并看了一眼Clint,“Fury说中午就通知填补人选。”

“嘿,是暗箱操作,”Clint快速且明确地把他和她的那些亟待撇清的省得再惹来一大堆质问的关系扔掉,他努力地把自己的分析诉说清楚,“说真的,Regina才刚刚就任,大学里也从没有无过辞退的先例。你们不对如此迅速的人员更替感到疑惑吗?”

“说不准是Fury梅开二度了。”Tony不以为意地咕哝,他停掉了搅动的手,把不留心加了三包糖粉的卡布奇诺端到唇边,脸带嫌弃地抿了口那散发着甜腻的饮品。

“你是说Fury为了安插进什么人入职才故意辞退了Regina?”Clint被这个理论吸引了,说实话,他对一切侮辱Fury的擦边球都照接不误,这是职员对待老板的可理解态度。“那么新的人事主任仍旧是个美女!以至于能使Fury法外开恩。”

Tony在消化甜得发腻的自制饮品,“糟透了。”他厌恶地撂下咖啡杯,并抽出纸巾擦了擦嘴。

“渴望交配影响了你的认知,Barton。”显然仅仅将女性的形象奉为入职手段是性别歧视,为什么不能是哪个富有魅力的青年才俊?Tony摊开手示意Bruce同依旧沉默的Thor,“你们听得一清二楚,他对同性爱有歧视。”

同性爱,Clint 被这个说法再一次取悦,特别是在他思考过这句话的来源后,他眯着眼睛概括Tony的性取向:“你可能喜欢金发碧眼小屁股,但Fury一定对男人没兴趣。”

 

“嘿,你这是诽谤——”Tony不安挑了挑眉毛,咕哝着别开眼,“别限定我的审美。”

“可不是我限定的,”Clint得寸进尺,表情是典型的‘看热闹不怕火烧楼房’,他揶揄着,早把新来的人事主任抛诸脑后,“我们一拳就能把人打趴下的Stark先生。”

 

你想跟一个人上床,你就藏不住。

Tony该明白这个道理。

 

以这句话作为基点,在场的各位纷纷追忆起两个月前的事情,在那个科学家云集的地方,Tony因为某个磕嗨了的混蛋对Steve的侮辱冲上前去给了他几拳,而他的人生格言却讽刺地是“这他妈的又关我什么事”。Clint当时被愧疚占据了心神,没有来得及深思,当他后来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并与Tony对他们其他人这两年的举动对比——他就没见Tony帮他说过几次话,语焉不详或者顺便、体现他讽刺功力或者侧面的维护暂时不算,他明白了,Tony到底还是想泡Steve。不过Clint倒没有Steve刚出现时的护友心态,因为这份喜欢有着他作为朋友可以接受的认真程度,拜托,Tony都为了Steve打架了,就算Tony还是个混蛋,也是个有魅力的混蛋。

 

“金发碧眼没错,”Bruce推推眼镜,追忆着,对空气里的怒气和战火视而不见,“但那个谁有个小屁股吗?”

“哪个谁?”Clint明知故问,Bruce正在不经意地配合他,他们二打一。

“放过我行吗,说真的,你能做点什么正经事吗?”Tony挣扎。

“这是没办法的,我亲爱的Stark。”Clint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假作遗憾,“你这叫自讨苦吃。”


Bruce在此时良心发现,“我记起来了,他有。”,他满脸善意地阻止了Clint,看起来是不太想帮着Clint接着揶揄Tony。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补充过分迅捷,于是略显局促地同Tony解释道,“嘿,我真的没见过,我发誓我从没盯过Steve的屁股!”


“……你们他妈就是来折磨我的。”Tony朝天翻了个白眼。

 

 

在他们这正常的、与往常类似的讨论中,唯一的变数是依旧沉默的Thor,他对百事可乐着迷了,就如同从前的‘狄俄尼索斯’爱他的酒。Clint撇撇嘴,决定把话题抛给Thor,“Tony对男人的品味得到肯定,而Thor的情史依旧空白。”

Thor因为这句话停下了开启第五罐可乐的手,他在心里将那“情史空白”几个字作为建议和警示。而一无所知的Clint却把这当做冰解的开始,“哇,Thor要跟我们分享过去了吗。”他得寸进尺。

然而,金发大个令人失望地、却又理所当然地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只分给了除碳酸饮料外的事物三秒钟注意力,三秒钟后一切继续进行着,Bruce和Tony都看出来Thor打定主意不吭声,因为他们连一丁点眼风都没有接收到。说实在的,在座的所有人型生物,没人知道Thor到底在想什么,Thor像一樽实心且密不透风的雕像,你不可能洞察他,他并非是最直白且一眼可知的,他的心事反而被隐藏得最深层且牢固。

 

直到Fury带着两个熟悉的人走进食堂,在一张张简易餐桌前站定,Thor才骤然回神般抬起头来。

 

在难以置信的Tony、震惊到无声尖叫的Clint、以及半张着嘴似乎要评论什么又无话可说的Bruce中间,Thor疑惑地蹙着眉。他看到Natasha和另一个曾经出现在Clint和Steve分享军旅生活时拿出的合照里,那个与他们并肩的眼神深邃的大兵——他叫什么来着?Bucky——一同出现,就站在当初他们遇见Steve时的那个食堂里。

 

人事变动准保拿来食堂告知别人是神盾大学诡异又有效的传统,这意味着不浪费其他时间,也将消息最大程度地告知给其他职员们,毕竟,民以食为天。

 

Fury用流于表面的热情洋溢的(所有人都觉得他在伪装友善)声音和情绪宣布着,Natasha即将入职担任他们的人事主任,而Bucky则以九头蛇大学学者的身份来到神盾交流,研究生化工程。

Clint把一句“这都他妈的什么魔幻发展”噎回喉咙里。

他感受到了这个食堂的‘老友重逢’魔法属性,没有什么不可能。

Natasha,作为他的战友,依旧效力军营的情报人员,和Steve同时就职于芝士蛋糕工厂的服务员,现在成了管理他们日常口角、评估工作表现的人事部主任。但他没办法对此表示过多的质疑,拜托,看看那些男性科学家们看Natasha的眼神吧,那感觉是,他们恨不得每天都犯点儿无伤大雅的事情被叫到Natasha面前接收职业问询和心理疏导,在他们面前,Clint的质疑是对于异性吸引力理论的不尊敬。而Bucky,在齐塔瑞围剿事件之后,弃武从文,摇身一变成了生化专家。首先Clint惊喜于他的痊愈,精神和身体两方面的完善;接着他为Bucky现在的工作感到疑惑和难以明说的忧虑;最终,他看着同时出现的气氛紧张的Natasha和Bucky,清楚地感受到痛苦和恐惧传遍了四肢百骸。

“过去的事情还真他妈过不去啊”,Clint嘟囔着。

 

Tony将注意力优先汇集到了Bucky身上,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有时候,在一些事情发生之前,你总会有什么感应的,这是公理。

Bruce注意到掌声雷动里,Natasha标准化的笑容呈现出僵硬又苍白的状态,Bucky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却从未得到半分回应,看得出来Natasha在故意和Bucky保持距离,“他们,难道不也是战友吗。”Bruce疑惑地问着Clint。

“老兄——”Clint无奈地承受自己情绪的震颤,“你不会想知道内情的。”

“得了,Clint。”Tony翻了个白眼,“前任、冷战、甚至情敌,他们之间快能站下两个Steve了,难道Bucky不会加入我们的晚餐吗。”潜藏的话意是,在集体尴尬之前,他们这些承受尴尬的人有权知道起因。

Clint光速揪住了Tony的用词,他扔给Tony一个暧昧的眼神。

Tony严肃地瞪着他,“两个Thor。行了吗,Barton。”

Thor在这时彻底回神,“我认为站不下两个我,这个描述并不准确。”他加入了他们的后讨论时代,

 

“好了好了。”Clint意识到Tony压抑的愤怒,顺着Thor的反应见好就收,他侧头看着被迅速围在人群中央的Natasha,衡量着坦白与由此而来的后续会否产生连锁反应,此后他妥协,并挑选了不触及深层缘由的事情准备进行分享,“这跟齐塔瑞事件有关,我本来不想说的。”

“齐塔瑞?”

Bruce惊讶地架起眼镜,Thor犹豫着回想,Tony瞬间僵直了脊背。

 

齐塔瑞是十年前开始为人所知的世界性恐怖组织,他们拥有庞大的组织架构和管理体系,特种兵的任务榜单里,剿灭齐塔瑞一直是难度最高、同时也是最要紧的目标。五年前,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突然销声匿迹,据传是由美国军方秘密进行了围剿任务,但出于对参与士兵以及相关内情的保护,主流媒体从未对战争具体过程进行报道,包括地点以及伤亡情况。

 

“……军方跟踪了这个组织很多年,情报工作一直在进行。几年前齐塔瑞组织不知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某种大规模生化武器,长官紧急下达了歼灭任务,这也是我、Bucky和Steve退伍前的最后一个任务。我们在那次任务中认识了作为特工的Natasha,”Clint收敛了神色,他似乎仍能感受到灼热的飞沙刮破他的脸颊和喉咙,这令他敬畏,“Steve在战争最后受了重伤,不得不退伍修整,Bcuky也是。”

 

Bruce听到‘生化武器’几个词时胃里涌起强烈的不适,但随后这份不适烟消云散了,在他听到他们就是围剿齐塔瑞的大兵之后。那份不适迅速被其他更激烈的情感代替,“这真是……天啊……哦,我是说……”Bruce震惊得语无伦次,他不敢相信,那些被美国乃至世界称颂的英雄们就在他身边。

并不是说他认为Clint平时吊儿郎当的状态不足以支撑他作为美国平民眼中的当年的英雄,他从没这样想过,只是认识Clint两年来,Clint对于军队的事情一向守口如瓶,这是Bruce第一次听到Clint分享过往,尽管那听起来只是冰山一角。

在Bruce眼中,Clint几乎从不追忆过去或是耽于痛苦,他是个向前活的人,而他们都羡慕Clint的这份特质。Bruce希望自己也能够放下从前的一切,所以他肯把自己无法摆脱病症的事情告诉Clint,他也只告诉给了Clint。

 

“你们是英雄!”Bruce最终赞叹道。

Clint露出少有的不太自然的微笑,他搔着后脑,显然不太习惯被这样称赞。Thor则用力地捏了捏Clint的肩膀,这就是他表达敬意的方式,“勇士!”他肯定着。

“Natasha那时的情报刺探工作出现僵局,是Bucky提议以情侣形式继续下去。”Clint补充,“据我所知,他们曾经有过亲密的关系。”

“这说得通。”Bruce回应,“毕竟假扮过情侣总会有些尴尬。”

“是的。”Clint犹豫着,叹了口气。

 

 ————


过去的事情会过去吗。

如果Tony要来补充这句话,他不愿意说过去的崩溃只会不断重复,然而这是真的,每时每刻。

那些隐疾和痛苦、夹杂着误会、积弊足以席卷过五年、十年的时间,在某句话之后如浪潮般侵蚀全身。


 

在这四个人中,Tony从始至终出人意料地不发一言,没有任何评价或者提问,也不做任何的情绪表露。在Clint话音刚落,准确地说,是从他吐出‘齐塔瑞事件’几个字开始,与Bruce的震惊、Thor的敬意形成鲜明对比,Tony的脸就随着Clint的讲述逐渐褪去了血色,他克制住自己不要从椅子上弹起来,连带着克制汗水从他浓密的发丛里涌现出来,滚落过他的眼窝、鬓角此后落到下颏——那是他每晚,每一晚噩梦醒来的状态。他的嘴唇颤抖着,他的眼光死死地盯着Clint,没一会儿,他转过头去盯着Bucky,又转回头。

“是你们的任务。”

Tony似乎是拼尽全力才支撑住自己发出这几个单词,他缓慢地站起身。

 

Clint从Tony极端专注的目光中解读出敌意和震惊。他被他的反应吓坏了,他觉得自己几乎是从翕动的鼻翼之间哼出的应答,“Tony,你还好吗。”

“哦,哦。”

Tony颤抖着,几乎站立不能的。“你们是英雄。”他紧接着重复Bruce一分钟前的话,但说得痛苦极了。就如同被谁施加了什么惨无人道的刑罚,在受尽打击后记住那唯一安慰自己的话,是英雄,他们在做正确的事,而Howard在帮助他们做正确的事,一个成熟的为自己负责的孩子不应该对此发表任何质疑与怨怼。

Bruce担忧地紧跟着站了起来,“Tony,你要回家休息吗?我可以送你。”

Tony看了看Bruce,他想要回答,但此时他做不到。手腕、脚腕以及腹部受到中枢神经一直保留着的跨越年限的控制,依旧熟悉的、被粗麻绳捆绑的青紫即将浮现,棒球棍击打在他的腹部,脏话裹挟着“老Stark”“工作”“联系不上”咚咚地撞击鼓膜,以这些为基点,疼痛攫住Tony,在他耳边反复回放着当他被救回后躺在病床上却不见父母时,Pepper压低声音却仍旧被他捕捉到啜泣的那几句话。“这不可能,他们怎么能,他们的儿子躺在病床上,还管什么该死的齐塔瑞和生化……”

 

过去的事情会过去吗。

如果Tony要来补充这句话,他不愿意说过去的崩溃只会不断重复,因为不会有人理解,也没人愿意为他承担。

 

他们坐在紧挨着进门右手边自动贩售机边的一张桌子上,距离餐厅的出口只有不超过五步的路,但Tony觉得天旋地转,他不认为自己有走到那里的能力,于是他放任自己站在这里,渴望情绪自我修复。而Natasha站在距离他们二十步左右的位置,此刻她身在人群中央,却熟练地将一个锐利又洞悉一切的目光紧紧刺到了他们身上,这目光本该是平和且调侃的,那传达着‘惊喜吗,男孩们’,但现在,Natasha越过这空间里的一切,清楚地看到三人注意力焦点的Tony以及他僵硬的身躯。她试图和Tony对视,充满试探的、担忧又不安的情绪透过紧蹙的眉头以及包含千言万语的目光,‘别陷进去’她想要传达这些。而另一个目光顺着Natasha的视线与她交叠着传到Tony面前,等他注射到Tony面前,目光变得恍惚和疑惑,那来自Bucky。

Tony将这些收之眼底。

 

“劳驾。”最终他嗫嚅,用仅存的力气,“我得离开这里。”

 


————



 

对于中午发生的一切,Steve全然不知。Clint或者Bruce忙着处理Tony的情绪问题,并没有时间告知他,而Natasha则被该死的工作绊住了脚,无法在出现的第一天就分神去琢磨别的。Thor没有弄清楚Tony的反应,他将这些告知Loki,得到了一段少有的沉默,并一句,“少管别人的事。”Thor从善如流地也没有寻找别人讨论。

于是所有人里,只有Steve,被这个消息隔绝在外。

 

当晚,Bucky仍旧被带回了他们的‘大本营’——Tony和Bruce的公寓,Tony从负面情绪了走出来,避重就轻地解释着自己的失常,表示那来源于过多糖分的摄入。这份解释没有使任何人信服,甚至Thor也皱了皱眉,一丁点都没有相信。但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再追问。

Bucky用一句“Clint还是那么挑事儿?”轻松加入了这个团体,Steve下班回来就见到Bucky站在众人中间介绍自己的研究方向,他笑了笑,给了阔别多年的好友一个亲密的毫无惊讶的拥抱,显然是已经从一些渠道接到了Bucky回来的通知。

在听闻Bucky的公寓因为一些原因明天才能入住后,Steve立刻决定将他带到自己家去。并且,由于他稍早就感受到了Tony与自己关系上的纠结,并没有很大程度地注意、或者说是在意此次Tony看到他时眼中的复杂情绪。

 

然而,令人难堪又遗憾地,Bucky——作为当年的军队小王子,在退伍后仍旧留存着数不清楚的风流韵事,Steve看着不知道如何找到他们公寓来的女人,心里的声音叫嚣着‘别掺和到他们的事情里’,随后Steve就做好了决定,他叠起一床被子并夹走一个枕头,在Bucky无辜的摊手中步伐坚定地到走廊对面去。

门开了,开门的是Tony,在Steve说明希望借住一晚的来意后,Tony清楚地回了个“不方便”,就迅速把他关在门外,仿佛一个防备某种可怖生物被释放出来的守关人。

 

Steve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并且由于信息的闭塞,并没有深思。

 

于是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在这样一个老友重逢的深夜里,Steve会端坐在Loki身边,感受身边阵阵阴风以及有意压制住的厌恶和反感。

 

“Barton是终于死了吗。”

 

Loki穿着绿绸缎质的睡袍,死死盯着这个打扰他睡眠(其实他根本没睡)的不速来客。

Steve将礼貌与严谨当做教条,他对那充斥敌意的眼神选择性免疫,并攻敌所不备地伸出一只手干净利落地扯过被Loki压在褪下的一角毯子,这个动作惹得一直刻意散发冰霜气质的黑发男人在沙发上跌了个手足无措。

“有劳你的收留,Loki。”Steve刻意地、将自己的笑容转换到一个略微得意却不显过分的角度。

Loki停留在那个倾斜着身体的状态,他的手臂牢固地撑着沙发垫以平衡着让他不至于跌落下去,说实在的,他对于Steve的表现目瞪口呆了,他意识到,自己对于这金发大个的认识实在浅薄。“而Thor还说你是个老实淳朴的男人。”他阴恻恻地眯着眼开口。

“好吧,我并不想成为你的困扰。”Steve抱着被子起身利落地整理着自己今晚的‘床铺’,他回给了Loki一个示意停战的神色,“‘体育之夜’,Thor拜托我照顾你。”

“照顾,我?”Loki不可置信地坐直了身子。

 

在那个演员出现之前的半个小时里,Loki自己享受了泡泡浴,挑出一件舒适的墨绿长袍,并给他秘密的电子宠物——一条蛇喂了两只兔子,他叮嘱过自己不要因为抵抗不了那像素风格的豆眼而扔去过多的食物,那必得使他的蛇撑死。然后窝在沙发上,等待着挑选一部悬疑或者惊悚片打发时间,准确地说,是等待Thor回家。

此时此刻,他等待的人因为什么该死的、冒着腾腾傻气的‘体育之夜’即将彻夜不归,而那个蠢货还要拜托他认识不到五个月的演员朋友充当他的保姆。他需要这一切吗?他甚至能够豢养蛇类,并忍住投喂第三只兔子。

Loki自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用愤怒可怖的声音诅咒,“Thor脖子撑着的是硕大的睾丸吗。”

Steve皱了皱眉,那表情是最精准的、应当被划进牛津高阶词典的表述,可以简洁明快地概括‘当代美国青年的语言体系到底遭到了什么文化毒害’的质问。他告诫自己不要理会Loki的尖牙,如同Thor告诫自己的那样——

‘大多是时候Loki是无毒的,你要受他的刺咬,那意味着他接纳你’。

Clint当时盯着Thor认真的神情,脱口而出,“我他妈算是见到佛祖了”,那时候他在研究印度文化,在欣赏过《爱经》后,他表示——

他一辈子不可能理解这种认知,只有一些有特殊爱好的人才会将这种话奉为床上圭臬。

 

而关于这一点,显然Steve的认同度远远大于Clint,因为在此之前,在他漫长的军旅生活中,他见到过这样的人。

Steve在村庄里救出那个孩子。在临时驻扎地里的日子,他喜欢趁Steve洗澡时拿走他的衣服,睡觉时伸手揪掉Steve的头发,学着他板脸,揶揄他的严肃“文明用语!”,看起来Steve是他在这世界上最讨厌的人。然而,在那个他们即将离开的夜晚,在星光散落的溪流边,那孩子眼神执着地看着他,仿佛骤然长大,“你不会带上我走。”他强调。Steve愧疚地确认他的论断,军队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不能带他和他们一起回去,他只能留下。那孩子没有流眼泪,他只是强调着他被抛弃的事实,平静地接受着,那是一个预告,第二天他把自己沉没到密林深处的河里,尸体后来漂到Steve行进的下游,他们在浅滩看到他发白的脸庞。

那是一类怎么样的孩子,他们出生或者在成长过程中被正常的世界抛弃,在阴暗里,他们顽强地渴望活着,不得不自筑城堡画地为牢,当有一天,善意姗姗来迟,他们成了糟糕生活的幸存者,关爱、喜欢、帮助、沟通,这些属于平凡时光的感情包裹着他们,像吸引猎物踏入陷阱的甜蜜,他们不安于踏实且自在地接收这一切,于是他们露出锋利却无力的毒牙,他们对于恶作剧乐此不疲,他们在他人的痛苦里攫取快乐,以攻击以发泄自己最不堪的情感为目的,这是他们接触或者说是试探世界的方式。他们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这一切,因为过分留念,所以百般试探无法忍受一丁点变故。

需要给他们时间,相信这一切是真实且不变的,Steve深知这一点。

 

“嘿,这只是Thor接纳我住进来的托辞,他知道没人有能力帮Clint收拾他的战壕。”Steve放下了整理的手,目光温柔悠远,带着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他浑身的军人气息被收敛干净,除了依旧直挺的身躯还昭示着受过严格的训练,其他的部分就如同一个大学里遇到居住问题的学生会主席。

“就好像需要过问我的意见似的。”Loki被Steve彻底展开的独属于他的领袖气质弄得不自在了,他摊手,“我就当Barton死了,而你被什么人给赶了出来。”

“谢谢。”Steve露出一个真诚的笑,“一个人的‘电影之夜’?”

Loki不满Steve的得寸进尺,或者说,他本来也只不过是为了等Thor,现在他不需要看什么杀死比尔或者禁闭岛来消磨时间了,他不如走去睡觉。但他被‘一个人’刺痛了,犹豫了仅仅一瞬,他的脑海里漂起来一只邮递瓶,Loki知道那是什么主意,他的笑容瞬间展开到了他的嘴角。“你想加入吗?演员。”

Steve又一次,感受到了初遇他们那天身周传来的不安,但他仍旧点头,“我很乐意”。

 

于是,第二天早上五点钟,Thor打开公寓们,见到沙发上一左一右倾倒着两个身影。Loki的笑容依然挂在唇角,只不过充满了恶作剧顺利的得意,Thor想那是个好梦。而Steve神情平静,说实话,他脸色是不是有些苍白?

Thor关门,这时身后传来电视机提示音。

本来黑屏着正在休眠状态的电视屏幕被设定好的时间唤醒,露出一个熟悉的画面——拿一片芭蕉叶遮挡着下身并强装镇定的Steve站在亚马逊丛林之中,Steve头上顶着一个细小的窗口。

“连续观看五小时休眠1小时服务完成,欢迎您继续观看。”

这是Thor拜托Tony帮忙设置的,防止Loki沉迷在电视里以至于茶饭不思的措施。

下一秒,电视机迸发出巨大的声响,那是个惊险的逃亡片段,它惊醒了沙发上刚刚陷入睡眠不久的两个人。

Loki盯着电视两秒,眼神迅速对焦,他本来就扬起的嘴角扯出了更大的弧度。“这部电影可不能没有你,大兵。”

而Steve不愿接受现实,他无奈地偏过头蹭了两下沙发靠背,打算把这段记忆抹去似的。夺命魔猿里的‘敬业’演绎,加上他的“别说脏话”,这几个事算是过不去了。

“我宁愿去面对Clint五天前的外卖盒子。”他坦诚。

 


————


 

“电影之夜”后的某个平凡中午,Thor分享了当天的见闻,在听到‘显然我弟弟和Steve一起重温了三遍夺命魔猿’时,Clint表示生活给了他过多的震惊,他需要好好缓一阵子。Tony撇撇嘴没说什么,也没有解释不接纳Steve入门的原因。Bruce担心着Tony的事情,他无法多说什么。Bcuky仍旧没有与Loki正面交锋过,不能完全理解这场面的惊悚程度。稍后,他看到一个棕色头发的有着深邃眉眼的美丽女孩步履匆匆赶到餐厅,在人群中搜寻着,然后径直朝他们这桌走来。

Bcuky认出那是上次人事调动中,天文组新来的Jane Foster。听说是英国大学前来访问交流的,和他自己一个性质。

那是个英伦美女,Clint意识到这点,并在她走过来的时候瞬间正襟危坐。而Jane本来有些冷淡的神情,却是在看到Thor投来的微笑时瞬间消失了。

 

“我只是来说一声,今晚我得先回家一趟,你可以等到七点吗?”

“当然,”Thor绅士地点头,和平时的木讷判若两人。“我会一直在楼下等你。”

Jane脸有些红,她用目光扫视了一圈目瞪口呆的三人并一个眯着眼睛看好戏的Bucky,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离开了。

 

“嘿,老兄。”Tony瞪大眼睛,刚才那三句话几乎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认知,他一本正经地询问,“你老家的表妹?”

Thor没多说什么,他目视着Jane的背影离去,并和走到门口回过头来的她完成了一个目光黏着的对视,Clint看到这一切,他几乎要晕倒了,他的世界已经天旋地转,在发生过Natasha突然出任人事主任、Tony发怪病、Steve和Loki一起看电影等等扭曲现实的事之后,Thor,这个不知道哪个外太空来的一根筋的大块头——尽管他很帅,也抢在他面前交了个神秘的女朋友!上帝,总会有其他的更令人震惊的事,你永远都不知道生活有多混蛋。

“前几天你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Clint痛诉,“今天你就连她住在哪里都知道了!美国现在流行金发肌肉男了吗!我是不是该回去问问Steve有没有个暗中交往的女朋友!”

Tony无声地翻了个剧烈的白眼。

 

“你必须得详细地说清楚你们俩是——”

是怎么搞上的,Clint打算这么说,但随即他的视线停住了,然后噎回了所有的话。

 

是的,你永远都不知道生活可以有多混蛋。

 

Loki,少有地,来到拥挤的大学企图修复他和Thor之间的,最近因为旧事而出现问题的关系,他目睹了刚刚结束的对视,他直直地站在原地。

Tony随后也看到了他,在Loki苍白的脸色里,他也咽回了一切的揶揄以及打算深究的问题。

 

局面本身是可以挽救的,还不算太糟,毕竟两个最擅长‘祸从口出’的男人此刻睿智地缄默着。而Bucky察言观色,加上他本身也没有对于Thor的新恋情有什么过大的震惊,他们还处在一个磨合的过程。这种种都意味着Thor不会再被激发出什么新的爱情分享。然而,上帝选择在此时撕开什么积弊已久、内里已腐烂生疮的隐痂,于是,不幸的是,Bruce,作为在座的唯一一个最能控制住情绪的人——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却因为背对着Loki,问出了关键性的刀锋般的一句。

“这的确是你的女朋友吗?不是暧昧或者什么的?”Bruce的眼镜映出坐在身侧的Thor一个安详又幸福的侧脸。

“是的。”Thor同样背对着Loki,他认真地对他的朋友们坦白,尽管大部分朋友都脸色苍白。

“我们彼此认同,而这份关系的确定是你提示我的,我的朋友。”Thor微笑着看了看Clint。

Clint的注意力在Thor和Loki之间上下轮转着,他想起当初说的那句‘情史空白’,恨不得造出时间机器回去掐死自己,或者在今天稍早Loki出门的时间段把他拦在家里。

“佛祖啊,”他盯着Loki嘟囔着,以免被突然杀死或者什么的。

“光有认同感不足以恋爱,”Bucky看到了Loki,但他尚且不清楚Thor的弟弟因为哥哥交了女朋友而产生如此复杂情绪的原因,他只是想借自己的某些恋爱经验给Thor以建议,“你确认自己喜欢她吗?”

 

“我钟情于她。”

 

没给任何人喘息的时间,Thor不假思索地迅速给出回复。

Clint听见什么东西轰然散落的声音,那是他支撑着自己不要颤抖的全部力气,他的呼吸即将完全停滞,带着本来期待着Thor说出些含糊不清的或者模棱两可的话的那些心情,一起魂归地狱。这么快的时间,Thor就这么快确定心意了?

Clint打算说点什么,然而Tony用少有的严肃唬住了他。Tony沉默地抬头看着Loki。

 

Loki今天穿着轻便的衬衫和牛仔裤,袖扣却略显违和地扣得整整齐齐,他的头发妥帖得理在脑后,身材修长又陌生的他迅速成为了校园里的焦点,他厌恶人群,又享受着人群的注视。Loki来寻找Thor,减少那天在漫画店他重新试探着提起的那件往事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他知道这是他们最近略显疏远的起因,而Thor总会在他微微示弱后给予他崭新的全心关注。

在Jane出现之前,Loki信心满满,他甚至没有分给其他人一丁点注意力。然而,Clint爆发的惊叹以及Thor和那女人胶着的视线把他捆在原地。

或者说,他一直被捆在原地,而Thor早就向前看。

 

此时此刻,Loki盯着Thor的背影,听他紧接着分享单属于他的爱情。不见任何悲哀甚至痛苦,他沉默地站在那里,是一尊沉立千年的石雕,习惯性、程式化地注视Thor的背影,期待他回头又不甘于他回头。

Loki脸色逐渐回归平稳,他在自我消化,Tony能看懂。

然而他看不懂、或者说根本看不到的是,Loki手腕上那条狰狞的没被任何人发现过的伤疤,正在Thor的言语凌迟中隐隐灼痛。

 

 

在失去那个孩子之后,Steve患过一段时间的心理问题,他认为自己应当为此负责,为他曾给予他全然的关心和在乎,是他将他提到高地,又亲手将他推向谷底。那个孩子死得决然,尸体在江水的冲刷下失去了一切的痕迹,仿佛从未真实的活过。

Steve在日记里写过,是你赋予了他新的意义,你给予他生活的目的,你让他看到了洒落溪边了无战火的星光,之后你亲手摧毁了它,你应当为此负责。

而Clint在帮助Steve赶走心魔时,在受到允许时看过那段话,他沉默着,用显眼的笔迹将“负责”深深划去。

没人有错。

 

 

这故事的结束,Thor用一句实际的、质朴的话作为结语。他笑得那么灿烂,即便是侧脸或者背影都在散发着光芒,那曾是Loki无边黑暗里的璀璨星光。

 

“Jane是那个唯一的人。”

 

他的星光照向别人。

 

 

Loki站在那里,心脏逐渐跳停。

 

 

————

下一章预告:Tony感冒了,纠结结束。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