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zimafairy✨

第21年

【MCU全员】Life Would Be Blue(4)生活大爆炸AU

第四章 漫画店舞会事件

 

#这章写得太痛苦了

#真的 太 痛苦 了 大纲改得面目全非

#微冬寡!冬寡终于 即将 上线

————

Steve的一天是非常按部就班的,这意味着,早上六点围绕着纽约某个街区晨跑,星期二、四、六的上午八点去芝士蛋糕工厂上班,午休时间回到公寓,或者打魔兽世界(准确地来说,是学习如何使用笔记本电脑),或者习惯性地去Bruce和Tony的公寓里给他们做午饭,尽管他也只会做一些简餐。

说真的,没有Steve存在的周末,Tony和Bruce基本是不吃午餐的,Clint和Thor会游荡在他们厨房没错,但那也仅仅是游荡,他们偶尔会带来外卖,大多数时候只是来搜刮一圈,拿几个水果什么的,然后等着加入游戏或者电影之夜。Clint往往十二点到,然后会突然犯困,直接睡在Tony的红皮沙发上;Thor早就去天台了,就是他们的公寓楼顶,据说他能透过层云看到远空,一点不受阳光影响地、看到古老星辰的光。

于是Steve出现后,保障这些天才们胃部健康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任劳任怨的大兵放下手枪,然后拿起锅铲,他先是做些带有蔬菜的、饮食均衡的东西,偶尔又会在Tony的嘟囔声里为他们做些油腻却美味的东西,比如炸薯条或者煎牛排。做好这一切,他蹭掉手里的油或酱汁,拿掉围裙,先扔一个苹果砸起沙发上瘫成一团的Clint——食物的香气能把他叫醒,然后给Thor的手机发一条“嘿”或者“老兄”,把Bruce从电脑边拉到餐台,然后走到Tony的卧室门口,敲门。

 

“该起床了,Tony。”

 

理所当然地没有回应,稍后他会等待个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这是礼貌时间,然后开门,把被子从Tony脸上扒拉下来,就站在床边盯着赖床的天才。

“今天吃什么……”Tony躲不过Steve冷静的、纯粹的注视,他会在最后的屏障里声若蚊蝇。

“水煮花椰菜和奶油玉米*。”

“操。”Tony带着未醒的鼻音,几乎是奶声奶气地骂着,“收手吧,Rogers,你就拿这些来糊弄我。”

 

Creme corn 奶油玉米:作法是把煮熟的甜玉米跟奶油状的液体搅拌均匀,这道菜是招待客人时偷懒最好的选择。懒人餐中可以跟 creme corn 相提并论的是水煮豌豆 (pea),这里Steve换成了水煮花椰菜。

 

Steve不置可否,等待着Tony闻到炸猪排的喷香。

等到Tony蹦起来,急速骂一句,“Clint!你他妈要是敢都吃光……”,就意味着Steve的叫醒任务圆满完成了。

 

然后Thor和Clint负责洗碗,Tony跑到楼下倒垃圾,Bruce擦干净桌子,为他们下午直到晚上的游戏或者电影时光打扫战场。周日的Steve会加入他们,不过他还在学习阶段,特别是对于网游;周六的他就不得不在几个人遗憾的目光里离开了,他还得维持生计。

除了这几个工作日,其他时间Steve会等一些演艺的面试,拍一些小广告赚赚外快。或者被Tony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请到他在神盾大学的实验室去,看着他给他展示那些他不明白的技术和设备,不过这不影响Steve的热情,他看的未必是物理,毕竟操控这些的Tony如此充满魅力。

 

总的来说,遇见Clint他们之后的每一天简单而充实,他喜欢这些朋友们,他们真实又富有魅力,他们令Steve又一次觉得自己是被人需要的。

 

但从两周前的那个周日开始,事情出现了变化。

 

周日的前一天,也就是Steve需要上班的周六,Tony出现在了芝士蛋糕工厂,他对Steve说了些“我想念你”的话,之后,Steve做出了很好的回应,却改变了一切。

这表现为,Tony不再赖床了。

 

那个周日,Steve惯常做了午饭,惯常叫他们几个人吃饭,惯常走到Tony的卧室门口叫他起床。

而这次他连一分钟都没有等到,手上的关节刚刚碰触到门板,一阵风起,门被迅速打开了,Tony眼神闪烁地站在那里,“我这就出去。”他咕哝着,然后没等Steve的回应,就打开门走到前厅——比Clint到得还早,毕竟Clint只是肉体在那儿,他的灵魂还没有清醒。

 

从那天开始,Steve清楚地体会到Tony对他的躲闪,从尽可能减少的肢体接触,到尽量放大的周身距离,再到无限缩短的谈话时长,Tony对当天的维护避而不谈,而当他听到“想念”这个词时,无论那来自于谁,他都会迅速地、果断地远离发声源,直到他找到一个音波传不到的地方。Steve有几次甚至看到了Tony脸上窜起的绯红,像是羞赧或者愤怒,无论是哪一种,都令Steve感到困扰,因为他实在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是怎么搞砸了一切。

使他一头雾水还有Tony不经意的小动作,那使这躲闪就跟被谁强迫的一样,因为Tony仍旧会流露出对他的关心。晚餐时,他会领先挑出他的外卖盒子,然后才拿自己的;到楼下拿信时仍旧顺手拿回Steve的,只不过是塞到他的门缝里;他依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Tony投射过来的眼光,尽管在他回看时,那眼光所夹带的一切早就结束了,仿佛Steve的幻想。

 

压倒Steve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他下定决心改变这种状况的是,Clint他们每到芝士蛋糕工厂吃饭,Tony一定会挑Steve不在的时间去,就仿佛他们两个与那个地方有什么嫌隙似的。

 

————

 

“然而,我们没有争吵。”Steve苦闷地坐在库房隔间,能当做休息室的地方,他隔着上菜的橱窗扫视一眼整个餐厅,琢磨着那个周六在这里、在他和Tony之间发生的一切,“我们只是——”他喃喃,“在一起。”

“是的,你们只是在一起喝咖啡。”

Natasha抱臂倚在墙边,她在工作时间意外发现了Steve,他本该轮休,而不是躲在餐厅里。 女人的直觉提醒她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于是她花费了半个小时倾听Steve和Tony之间出现的问题。

在听过整个故事后,Natasha明白了Steve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是一个周日,Tony就是在两个星期前的周末出现在这里,Steve潜意识里希望在这里能够再一次遇见他。

 

“而在此之前,他对你说了——”她迅速地,抓住了问题的本质,“他对你说了‘我想念你’?”

Steve被提示了,因为他从未听过Natasha的语调如此起伏。 

“你回复了他什么,”Natasha没有给Steve深入思考的时间,事实上,她骤然想起了什么,显得有些紧张,“你是怎么说的?还是你被他露骨的说法吓了一跳?”她试图揣测Tony躲避的真正原因,这是最坏的可能,这会使他的病情加重。

 

“我只是,”Steve看着眉头紧蹙的Natasha,他不觉得自己当初的回应有什么问题,“我说‘我就在这’。”

Natasha露出怀疑,“就这样?你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Steve摇摇头,“没有,Tony那时候看起来很脆弱,我不该给他任何其他压力。”

 

Natasha盯着Steve,仿佛在认证他的说法。而Steve也回应着她,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些什么,准确的说,是Natasha在用眼神从Steve身上攫取东西,因为显然只有她得到了信息。Steve仍旧一头雾水。

十秒、二十秒过去,Natasha确定了什么,她情绪平复着,随即长松了一口气。

“噢Steve。”

她的唇角勾起,因为她确认找到了解决两个男孩子矛盾的方法,或者说她完全清楚了问题所在,一切远没有她想得严重,因为Steve的回应出色得如同一个游走于女人中央的情场老手。

 

“你是为他量身定做的,Steve。”Natasha论断。

 

“说些我听得懂的,Nat。”Steve无奈,“我只是觉得他那时候需要我。”

“是的,是的。”Natasha点头,“他的确需要你,而我会解决这个局面的。”

她眨眨眼睛,“我保证。”

 

 

————

 

 

走廊里的风吹来一阵油彩味,空气里的浮灰被突然闯入的四个‘士兵’吓得四散,Clint和Bruce走在前面,Tony走在中间,Thor没办法和任何人并排走,这令人羡慕又令人烦恼的肌肉。

 

“没人肯说,好的,我得说我们的表现实在糟透了。”Clint一鼓作气地陈述。

“绝对的,失去尊严。”Thor附和。

 

“行了,就是个彩弹比赛。”Bruce拖着装备,气喘吁吁地反驳Clint。“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应该更清楚。”

“是的,但你没必要输给一群青春期的毛头小子,他们有十三岁了吗?”Clint气得站定,这影响了后面所有人的前进,Tony不得不发表言论了,“嘿,你得承认他们是一些相当野性的青春期前期德州人。”

Thor表示质疑,“德州?我认为他们来自神域。是英勇的战士。”

Clint被这句话点燃了,他愤怒地转身针对Thor,“收起那套吧,我们今天不在状态,因为有人——所谓来自神域的勇士,根本不听指挥。”Bruce愁得头疼,“算了吧,你都说了一路了。”

 

“四个德州小孩,完虐了退伍老兵及神盾大学体育科学家,”Tony来了兴致,“我看你的学位以及Thor这身上的肌肉都是障眼法。”

Clint咬紧牙,“天呐,你不知道我首先被谁给射中了吗?”他瞪着Thor。

“那是因为你的指令有误。”Thor理直气壮地回复。

“别开玩笑了老兄,我上过战场!我的指令清晰又简洁!”

“是啊,‘对付绿巨人’。”Bruce陈述,“就跟那不是个比你矮了两个头的小男孩似的。”

 

Tony学着Clint的语气补充:

“对付那个带牛仔帽的小子!对付那个带牛仔帽的小子!”

 

“对付那个头发比Loki还油的闪电侠!”Thor耸耸肩,“就那个时候我决定结束这一切。”

 

“你觉得Loki的头发不油?我又没说那样不好看!”

“嘿!你希望我打给他吗。”Thor伸出一根指头,威胁地点了点自己的口袋。

“…………”

 

Bruce回头,给了Thor一个‘谢天谢地’的眼神。

 

Clint继续挣扎,“我就应该单打独斗。”

“你是应该,”Tony点头,“顺便说一句,你的指挥能力可不是师承Steve,对吧。”

 

“我得负责。”一个声音插入了他们的讨论,他们站在二楼门廊上,Steve从楼梯上走下来,在他们面前站定,“不过我们的确没有打过小孩子。”

“嘿Tony。”Steve道,他对刚才听到的、Tony对自己的主动提及感到高兴。

Tony撇撇嘴,“嘿captain。”

 

这是自周日事件以来,Steve和Tony距离最近的一次,在Tony为Steve打抱不平,甚至搭上自己的前程之后;在Tony把阿喀琉斯之踵*暴露在他面前,并附上一句因为想念之后;在Natasha接下了解决他们问题这个重任之后,Steve仍旧搞不清楚他们疏远的起因,但他看到了Tony眼下的疲惫以及那眼睛映出的自己担忧的倒影——显然Tony和他都不好过,而他们本已成了那么要好的朋友。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或者他不够信任Natasha,Steve一定会现在就开口询问的,是他搞砸了一切吗;还是他说了或者做了什么令Tony觉得此前的付出尽数不值得,想要保持距离;或者,还有另一个原因,而Steve没有向任何人坦诚这一点。

是Tony发现了他那些隐晦的、本打算收藏好并永远埋葬的心思,于是在表明态度吗。

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

他们对视着,准确地说,是Steve在盯着Tony,而Tony不能躲避到Clint或者Bruce身后,因为他僵住了,他被Steve的眼光捆在原地。气氛古怪极了,就像天底下只剩下这两个人似的。虽然站在这儿的大都是一根筋的科学家,难以发现某两个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他们也感到被冷落。Clint不满地打破寂静,“嘿cap,为什么我没有专门的打招呼?”

Thor捋了捋发尾沾着彩蛋沫的金发,胡乱整理着仪表,不甚开心地强调:“我也没有。”

“我……”,Bruce觉得自己不合群,但他是真的毫不在意,他本来就更希望躲在人堆里。“好吧,你要去哪,Steve?”他决定引起一个新的话题。

 

“裁缝铺。”这是Natasha的声音,Clint一听就知道了,她从Steve身后的楼梯转角处走出来,带着一如既往地运筹帷幄的表情,她真是神秘极了,她的话也如此神秘。“嘿Bruce、Tony、Thor”,她越过领头的那个,一一打着招呼。

“好吧,好吧”Clint左右看看,又是被世界针对的一天,“我是透明了还是怎么的?”

Steve笑了,他伸手捏了捏Clint的肩膀,“楼下有家漫画店要开业,Nat说今天晚上有化装舞会,如果你们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

Natasha接着说,“是的,宅男的聚会。”

 

除了从前的、属于另一个现在还没有公布的身份的Tony,其他人对于聚会的热情其实不算高,但Clint被新开的漫画店成功打动,老天知道他有多讨厌市中心那家又远又古老的店,那家店的老板和他八字不合。“这真是太棒了。”Clint激动地瞪大双眼,“长胡子Tom Brady*!再他喵的见!”

Tom Brady:著名体育明星,美式橄榄球四分卫。这里是说长得像。

“我得提醒你,这家也没有‘免费小饼干’。”Natasha强调,这是Clint上次和Tom吵架的原因,他快被那家店下限制令了。“不过他有母婴哺乳区,也许适合你。”Natasha揶揄。

“漫画店?母婴哺乳区?”Tony顺着话音躲开Steve的直视,“没人觉得这件事情很违和吗?那有什么用?”

“而且还要接着‘小饼干’说,”Clint似乎被自己想象到的画面震撼了,“Nat,我可没这么色情,起码不能在公共场合,我的意思是,你不能拉Steve去。”

“嘿,Clint,”Steve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件事不用一直挂在嘴边。”

“是的,就仅仅是条沙发而已,”Natasha仿佛故意没说明白就为了看他们的反应似的,“那么你们来吗?今晚八点。”

“我和Bruce一起去,”Clint抓着Bruce的胳膊。Bruce推了推眼镜,顺便把Clint的手扫下去。

“我会带上Loki。”Thor点头。

“我……”

Tony可不想和Steve一同处在那种环境里,上帝知道,他怎么可能在说了那种话之后还平静地对待Steve。他说了想念,那就跟“喜欢你、想跟你上床”一个意思。于是Steve对于Tony来说就是一个顶着“第一希望与之交配对象”头衔的移动炸弹。

但他看着Steve温柔的真诚的期待的眉眼,Tony准备好的拒绝滑回了肚子里,“我还是不明白那个母婴哺乳区……”他故意别开眼。

“所以要去弄清楚。”Steve自然地顺着他的话讲下去。

“对,得去。”Tony妥协了。

 

————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穿一样的。”Bruce压抑住心里的怒气和不耐烦,“你说有三个蝙蝠侠到底是什么目的?”

Tony和Bruce公寓的客厅里,汇聚在一起的三个人,加一个穿着二战时期军装的Steve,面面相觑。事实上,Tony还没有套上他的戏服,他仍旧在挣扎选择蝙蝠装还是钢铁装甲,因为他同时认可这两个角色脱下英雄皮后的本身,都一样有钱、聪明又英俊。而当他看到Clint、Bruce两个人都选择了蝙蝠侠时,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于钢铁侠。

 

“我的名字里有Bruce,和Bruce Wayne一样。”

“我的名字里没有,所以我更应该扮演他,缺啥补啥。而且为什么不能有三个,据我所知每场漫展都有无数蝙蝠侠或者闪电侠。”

“这只是个小型party,不是漫展!”

Bruce和Clint争论不休。

 

“其实,你们可以整个晚上一直站成一列,这样看起来就是一个行动很快的人了。”

Steve绞尽脑汁为他们出谋划策,他眼底的真诚可不是骗人的。

“就像电影里播放的,重影。”

 

Bruce气得瞬间青筋暴起,如果那不是Steve,如果不是Steve的表情真的很认真,他准保会放出另一个自己撕碎这一切。而Clint被Steve的话吓住了,因为他竟然觉得无法反驳。Tony则躲在他的钢铁衣里笑得抽搐。

 

Steve看到Bruce的神情,侧身凑到Tony的面甲旁边,伸出手敲了敲他的肩膀,“坏提议?”

“坏,坏极了,你总是给我惊喜。”Tony从面甲里发出含糊不清的气声,显然他笑得无力开口了。

 

“行了,行了,你扮演他好了,我去换掉,这总行了吧。”

Clint在Tony的笑声和Steve的略微尴尬里对Bruce妥协,另外,他也担心Bruce真的为这事发脾气,他可管不住被破坏了的生理构造。

Bruce没吭声,看起来仍旧在拼命消化自己从Steve话语里受到的攻击。

 

Clint跑到洗手间去脱掉他的黑色蝙蝠制服,又在带来的一大堆衣服里挑挑拣拣,五分钟后,他拿出了一件美国国旗装,这次他打算先告诉他的朋友们一声。

“哦老天,你不会想扮成美国队长吧?”Tony只扫了Clint手上的衣服一眼,就识别出了那鲜艳的配色,他惊讶地打开面甲,为了更清楚地表达自己的震惊。

“怎么了?”Clint皱起眉头,不满Tony的怀疑。

“只有我知道美国队长是个金发碧眼的大块头?”Tony伸出包裹着装甲的手来,在胸前比划了几下,从那个跨度来看一定是胸围而不是腰围或者臀围。

Clint两次被反驳,心情早就跌倒谷底,他开始诡辩,“谁规定他一定得这样了,必须正直、勇敢、严谨、穿越七十年对当代不了解、过时之人什么的……”Clint不耐烦地回嘴,“别说的跟Steve一样——等等。”

Clint愣住了。

他和Tony迅速对视一眼。

他们同时转向被军服裹出挺拔线条的Steve Rogers,Clint用眼色表示,Stark你是对的,这简直是上帝的安排,Tony回他一个眼神,意思是,他们还都是‘captain’。

 

于是,Clint仿佛托着教皇缀满宝石的长袍一样,双手捧着星条旗制服,真诚地,几乎是让Steve宣誓一般问道。

 

“Steve Rogers,你热爱美国吗?”

 

————

 

晚八点,Coulson的漫画店。

“欢迎,”一个头发稀疏的,笑起来如同慈祥乌龟(出自Tony后来的形容)的男人,朝第一批访客伸出手,“我是Coulson,这家店的老板。”

“嘿你好!”一个声若洪钟的,带着金箔色长发的男人握住了他的手,“Coul的儿子!我是Thor Odinson,Odin的儿子!”

Thor身后穿着墨绿长袍的男人,流畅地翻了个白眼,提醒着,“他叫Coulson,跟谁的儿子没关系。”

“名字的艺术,”Thor爽朗地一笑,他环视四周。“人都在哪?”

Natasha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走出来,说真的,Loki觉得这个女特工狡兔三窟,你永远都不知道她到底住在哪,此时她正穿着紧身的皮衣,又把头发染得火红,“没人会在八点准时出现,这是个party。”

“我告诉过你的,他们习惯迟到。”Loki一屁股坐在了母婴哺乳区,他对那沙发一见钟情了,一定是因为墨绿色的致命吸引力。

“Steve,吾友,他也迟到吗?”Thor问。

“他确实不——”Natasha拿起Thor顺手放在漫画架子上当做服装道具的锤子,“但Clint他们跟他在一起。”

 

Natasha的推断没错,等到Tony他们几个出现时,已经八点半了,期间Loki一直坐在母婴哺乳区,以至于Clint进门的时候惊呆了,语无伦次地质问Thor:“Loki其实是你的妹妹?”

然后被Loki拿来当做道具的塑料小刀正中面门,Clint还以为那刀是真材实料的,吓得差点弄掉他搭配出来的背饰——彼得潘的箭筒。

 

Steve对着Coulson表示他们迟到了的内疚,并只字不提自己被紧紧包裹在这身红蓝相间制服里的经过。然而,Thor端着一杯不知道怎么混搭出来的橙黄色的液体,“你们迟到了,”他上下打量着他们,最终将目光停留在Steve的身上,“吾友,你真的很适合美国队长!”

于是,在这个party上出现的一切人,包括周边街区里,所有认识不认识Steve的宅男宅女门都顺着Thor的声音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人群肆意打量着他被弹力衣物捆紧的胸肌、手臂以及,少数有着小众取向的人群,盯着他挺翘的臀部或者一些位置与之对称的、更为难以启齿的私密的地方。

察觉到这些,Steve无所适从,他的脸开始发烫,这比第一个电影之夜还要难熬。

Tony意识到这些,他穿过人群,自觉担任起了主持人,而他那些参加过几百次party的经验给他堆积了一个完美的假笑,他从面甲中露出那张精致的令人着迷的脸,他的自信和魅力是与生俱来的,他稍微吐出两个笑话以及稍微做出一两个动作,人群就开始沸腾,而他最终将话语权交回给了Coulson。

“英俊又富有魅力的人得去喝酒了,现在有请稍显平凡的——”Tony露出一个促狭的微笑,“伟大的、构建崭新世界的先生!”

 

————

 

在老板宣布狂欢开始的时候,Clint甩着自己的箭筒,正在和甘道夫、精灵王子以及人皇解释自己不是彼得潘,更不是密林精灵,他是二战期间被整编的神射手,“没看见我身上的制服吗!你这中土的神棍!”。

在被众多信奉托尔金的人群起而攻之之前,Bruce真正如黑暗骑士,他把Clint从中土救回了哥谭,稍后又来到了大都会,因为Bruce身边还跟着两个超人。

 

“嘿,老兄,这才是BATMAN!”Clint开心地赞叹。

Bruce有些脸热,“我只是,不希望扮演绿巨人。”

“谁要你扮演绿巨人了,我是说,你想是谁就可以是谁,没人有资格定义你。”

“是的,”Natasha握着一只高球杯,杯里却装着鸡尾酒,这意味着她是来喝酒的,不是来聚会,从高球杯见底的酒渍中可以看出来,她已经灌下去不少了。“没人有。”

“Nat?你喝醉了吗。”Clint担忧地看着她。

Natasha微笑着,她从身上隐藏着的口袋里掏出一支古老的、铅灰色的军用手机,Clint看到它的一瞬间,就浑身一震。“这是?”他不安地问道。

 

“Barton,”Natasha默认着,并接着笑起来,“过去的事情会过去吗。”

————

 

‘过去的事情会过去吗。’这句话省略了一些条件。

如果需要展开的话,Natasha会展开为“过去的心情会随着时间过去吗”,而Loki的展开则要加入更多的元素,“过去的事件会否在记忆里消失?过去犯下的罪孽和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诅咒会否终结?,过去的心绪真的能永不复苏?”

如果Loki要定义这句话,此时此刻,他只会说,“宁愿永不过去。”

 

他跟着Thor,一如既往,看他高大又健壮的身影,看他站在人群中央,什么都不用做就足以闪光了,没人不承认,这聚会里,这城市里,这世界上,再没人比Thor更如同神祇。Loki一路追随着他,无论是在他们童年时,还是在他们离开家乡以后。他的目光扫过Thor流淌着金光的长发,扫过他火红的披风以及他浑身的,不需要释放的王者气息。

 

这令他眼前浮现幻觉。

 

涌动的层云铺满整片天空,他们的家就在那最高的山峰之巅,落雪压弯树枝,他们第一个感知,春风拂来,他们第一个触及,整片山头都长了金黄色的麦谷,风吹麦浪,风带来了阴沉,不一会儿乌云笼罩了一切。

Thor看了一眼天空,“要下雨了,弟弟”,他含糊不清,“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今天不会了,今天不会。”说着,他的手里仿佛抓紧了一只白色的信鸽,那鸽子带来远方的消息,而他握着信,带着Loki飞到云上的宫殿,再也再也没有以后,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个人。

 

“Loki?”

“会下雨吗,Thor。”

 

Thor愣住了,他即将触及Loki后颈的手被他用力地停住,他们站在人群中间,却仿佛脱离天地万物。宇宙洪荒,几百万年前的星辰,最高山峰上的积雪,漫山遍野的小黄花,以及雄鹰带起的松涛,木屋里燃烧的火盆和拍打着窗棂的雨滴。他们站在纽约街头的一家漫画店里,中间隔着这些。连接他们的松木桥上结满了冰棱,倒刺爬满了木板和缰绳,Loki想再不会有一场雨来消融了,不会再有了。

 

“不会的,Loki。”Thor平静地看着他,“过去了。”

 

————

 

“过去了,Steve,我们不存在问题。”

漫画店的某一个角落,‘钢铁侠’站在来和他谈话的‘美国队长’面前,依旧扣着面甲,这使他的情绪被完全遮挡了,“我不习惯和人说那些话,这是我躲着你的原因。”

“这是没必要的,嘿,Tony,我得看着你。”Steve蹙眉。

“我觉得不需要,你今天可太辣了,我控制不住吻你怎么办?”Tony调侃,“这是层保护措施,我可不想夺走你的初吻。”

“我只是想说,”Steve看起来有点不安,为了他接下来的话。他窘迫得几乎要原地打转,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脸彻底红透了。

最终,在Tony等得不耐烦时,Steve轻柔地、给人以错觉是他在建议着。

 “我们要接吻吗?”他说。

 

Tony的理智绷断了。

“我的上帝!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他脱口而出。

 

Tony紧盯着Steve,并拼命压抑着自己心里擂鼓般的震动,感谢钢铁侠,他掩盖在金红色钢铁下的喉咙一直在不停吞咽着,在他望着Steve泛着粉色的嘴唇时。

 

他曾经梦到过这样的场景,在他和Steve认识满两个月的时候,在故意赖床,就等着Steve闯进他的卧室里守在他床边之后,他梦见Steve温柔地问他,‘我可以吻你吗’,在梦里他反客为主,他凑上去啃住金发大个的嘴,用舌头撬开他漂亮的整齐的牙齿,他们的气息混杂着,彼此恨不得把对方吞吃入腹。

 

但,那跟眼前是不同的。

 

他从Steve的表现中意识到这有其他的背景故事,那之后他抬头了,而他们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装饰了槲寄生,一株老旧的干枯的孤零零的绿色植物,却带着干净的崭新的塑料胶带贴在那,正好贴在他们上方。

于是Tony明白了,这设想过千万次的场景不过是一个谁的小玩笑。

 

Tony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满怀期望的紧张过后是轻松与悲哀。Steve会依照古老的礼节,他不会直接走开,这不意味着什么。

 

Tony隔着面甲,声音闷闷的,“不是圣诞节,Steve,你不必遵守这个。”

Steve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儿,“是你的真心话吗?”,Steve发问。他脸上的红色逐渐褪去,变成了灰暗的,无法分辨的神色。

Tony舔舔嘴唇,“也许是Clint的恶作剧,我这就去问他,你不用担心,和男人亲吻什么的。”

他走离了槲寄生几步。

 

“我没有,”Steve没什么表情,“我不担心。”

“那你脸红什么。”

“接吻总会脸红的。”

“礼节性的就不会,不是发自内心的就不会。”

 

Steve没办法在言语上胜过Tony,他迅速走上前,伸出手捏住了Tony面甲的外置开关,他的手紧贴着Tony的面甲,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他犹豫了十秒,在想出现的种种结果他将如何应对,最后他决定了,他想要用实际证明什么,他按动了按钮,而Tony配合地没有任何反抗。

 

令人猝不及防的,金红色盔甲里面露出一张没什么表情的、冷静的、正常的脸。

 

Steve愣住了,他满腔的情绪潮水般退去,那些在听过Natasha调侃后产生的侥幸与暗喜,那些被他自己压住的,在听到“他对你有好感,Steve,他只是在害羞而已”后他放任自己对Natasha计划的配合和默许。都在这一刻,在他看着Tony冷淡的、镇定的眼神的这一刻,变成了危楼的一砖一瓦,在他首次产生波动的心里轰然倒塌。

Steve的嘴角涌现出一个歉意的,没什么内涵的笑容。

“我明白的,Tony,我明白的。”Steve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而Tony面无表情的,迅速压回了面甲。

 

————

 

“你只是不能面对自己,”Clint抢过Natasha手里的高球杯,“你只是不敢接受,Nat。你们是相爱的,那不是假的。” 

————

 

在Steve看不见的地方,Tony的额角都是汗水,他刚才紧张地呼吸都停滞了,他曾设想过一千一万种方式,浪漫的——在铺满玫瑰花的海边别墅地板上,他伸手轻捻Steve金色的头发,他们对视着,别的都不必说明;简洁的——他在一个平常的周日中午,把站在床边的Steve一把拽到床上来,在Steve毫无防备的时候,他准做得到;隐晦的——编个程序什么的,引导Steve一步一步解开谜题。或者直接的,“Steve,我迷上你了”。

可这一切都不是刚才这样,他把自己藏起来太久了,也许Steve现在感兴趣的只是那个神盾大学的宅男科学家,而不是一个被PTSD折磨得夜不能寐的Stark工业总裁,他不能确保Steve会否抽身离开,但他可以保证,一旦他做出动作,他把Steve放进他的世界,他就不再能接收这个人的离开,他必须挣脱开荷尔蒙的操纵,等到Steve可以接受完全的他,接收他千疮百孔的灵魂。

 

然而,就在他打算转身时,一个闪着金光的身形窜到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上,那个女人金色的盔甲伴随着黄色的灯光熠熠生辉,真言锁套看起来如同助长情趣的床笫之物,她盯着有些失神的‘美国队长’,她没有过多的询问,她就只是抬起头,盯着Steve看,在Steve没注意到的瞬间,扬起头吻了他。

 

“嘿,Diana,那可不是你的Steve!”有人调侃着。

人群立刻传出一阵阵惊呼,有些人的眼光可没离开过‘美国队长’,他们以口哨声打趣着这一男一女。

 

而Tony就站在人群中央,隔着那该死的面罩注视着一切。

 

“哇。”他在面甲里面无表情,“操。”

 

————

 

‘美国队长’和‘神奇女侠’接吻的消息传遍了当天的party,他们接吻的照片被人拍了下来,贴在了漫画店的墙壁上,但随后不到两个小时,那张照片就被发现在垃圾桶了。

追根溯源,有人说看到红发黑皮衣的‘黑寡妇’看着槲寄生感慨地叹了口气,并说“我以为会成功的”;有人说看到二战‘彼得潘’偷偷给‘蝙蝠侠’也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某个叫‘Betty’的账号;有人说看到‘邪神’早早离场,而‘雷神’在一边不停地喝酒;有人说看到‘钢铁侠’在所有人都离场的时候,踮起脚尖伸手扯下了槲寄生,收到了装甲里;还有人说,就是‘美国队长’把墙上的照片撕掉的。

最终是Coulson站了出来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在大扫除中,‘不小心’弄掉了那张照片,跟所有人都没关系。当然,鉴于‘美国队长’是店主最喜欢的超级英雄,这句话的可信度达到百分之八十。

 

而漫画店舞会事件,就在众人的揣度里,风过留痕地结束了。

 

————

 

隔天。

Steve和Natasha下班途中过来帮忙Coulson清理店里的卫生,他们拿掉那些不好清理的拉花和彩贴,随后听见Coulson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惨痛的失败?”

Steve没有立刻做出回应,他看着仍留有粘痕却早不见植株的天花板,摇摇头。

Natasha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他不再躲你了,至少。”

 

而此时,属于Steve的,那支在军队时,用来加密联系的铅灰色老旧古董机嗡嗡地在他的裤子里震动,Steve愣住了,他惊讶地反复看了几遍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并在Natasha瞬间冷淡下来的神情里,几乎是颤抖地翻开手机盖。

 

“Steve,”那边传来一个平静的,甚至有些悠然的声音。

 

“想我了吗?”

 

 

————

 

下一章预告:您的好友Bucky终于上线,Steve流落‘异乡’。

 

 ————

 

【一个简短的,片尾两分钟彩蛋。】

 

在掌声雷动中,“他真的很棒。”Natasha走到一直盯着焦点中心的Tony的Steve身边,渗透着引导,“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我是说,对于一个工程师来讲,他有点过于擅长了。”

“别试探我,Nat。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Steve抿了一口酒,他尝不到酒的味道,他喝不醉。

Natasha顿了顿。

“试探?”

“Nat,别这样。”

Natasha盯着Steve的侧脸,内心突兀地浮现出Clint说过的那句话。“我还以为cap是在扮猪吃老虎。”

“我有权力知道你对我怀疑的来源。”

“Pepper离开的那天和我擦肩而过,她怎么会想到来芝士蛋糕工厂,显然不是Tony要求的。”Steve的睫毛低垂,尚且达不到气愤或者困扰的程度,那仅仅代表着思考,是一个平静的、了然于心的表情,它令Natasha穿越五年时间,回到了战场,回到了军营。

“只有这点?”Natasha发问。

Steve看了她一眼,只有那一眼Natasha明白自己不必继续隐瞒了,他不打算深究什么,而他显然真的猜到了一切。Natasha耸耸肩。

Steve唇角勾起了一个瞬间,随后他转头寻找Tony在场内走动的身影。

 

“我不在乎他有什么未公布的身份。”

Steve肯定地说。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