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zimafairy✨

第21年

【MCU全员】Life Would Be Blue(1)生活大爆炸AU


分级:R
内容简介:生活大爆炸AU(个人觉得没看过剧更能get到萌点,唔),MCU初代全员。
声明:文中出现的所有角色均不属于我。

警告:
1 个人理解,套AU过程中人物OOC可能有,雷到请点×
2 有严重违背某人物原设的私设(非性格方面),防止剧透此处不做过多阐述。

配对:Steve/Tony、Thor/Loki、Bucky/Natasha、Bruce/Betty*(电影无敌浩克中由丽芙·泰勒饰演女友Betty)贴一张她的美图(左,图源水印)。
 

注:
1 盾铁盾无差。其他配对斜线有意义【反正正文里是没有具体的肉(。】
2 文中一切涉及科学部分知识层面不高于百度百科。
3 题目来源于生活大爆炸里Howard给Bernadette唱的那首歌:
“If i didn't have u,life would be blue”


齐塔瑞事件后,他们彼此救赎



第一章 故事背景

故事开始于Bruce Banner走进Tony公寓的那个下午。
积满灰尘的地板中央摆着孤零零的老旧折叠椅,矛盾的是,椅垫上还耷拉着半拆的保护塑料膜,显然是许久没有被人动过了,Bruce觉得,也许这椅子买来就没用过,谁知道呢。总之透过塑料膜的漫反射,他不是很清晰地见到了一双焦糖状的大眼睛,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Bruce以往的人生里,只有Betty有这么夺人眼球的眉目,但她的眉骨太高,看起来显得倒有些凶狠和异域了,不知道这个人的眉毛长得怎么样。


“劳驾,关下门?”


Tony Stark,作为这个空旷客厅里唯一的亮眼物,站在距离折叠椅右移不到三十公分的一个神奇的位置,对他发号施令。Bruce一眼就知道那如同美工学上的黄金分割点,是校准过的,准没错了。
他循声扫了Tony一眼,愣了愣,觉得面前的脸有些熟悉。


“门,你是不会想遇见对面的好邻居的。”
Tony再次强调,他的视线穿过Bruce微蓬的头发,射到对面公寓的门上,努了努嘴,几乎是嘟囔了,“狄俄尼索斯*的第二人格。”

“狄俄尼索斯?”Bruce侧身轻推上了门。

“希腊神话,宙斯的第十几个儿子来着?”,Tony假装思考了一会儿,拜托,他思考得非常漫不经心了,下一秒他就把皮球踢给了Bruce:“你有七个phd,总有一个是学这个的,是吧。”
如果不是Tony脸上的无辜,以及他此前对Tony受教经历的了解,Bruce几乎以为这是讥讽了,他决定捡一个不是那么具有攻击性的回答,毕竟他一点儿也不想说什么关于第二人格的问题,“我不太爱喝酒。”

“哦,是个理由。”Tony点点头,然后又说:“老兄——”
Bruce发誓他看到Tony对这个用词翻了个白眼,这实在有趣极了,他有着那么大的眼睛,翻起白眼儿来本不是很容易。Tony接着说道:“我们需要提前定些规矩。”
“啥?”Bruce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还有半截理智:“啥规矩?”
Tony的两只手滑进到兜里,随意翻找着什么。
“七个phd……” Tony咕哝,从某个兜里掏出一张纸来,看了两眼后迅速哼了两声。“如果我们得做舍友,我必须提醒你——拒绝一切没有脱衣舞娘的生日party,鉴于你早就迈过五十大关,得确保姑娘们不会吓到你。”
“我没有……”Bruce脱口而出,他被Tony的气势或者果然是‘脱衣舞娘’几个字惊吓了,他不自觉地向前走了走,“我刚刚三十。”


“哇,那真是。”

Tony看起来像希望能够把此前的“老兄”吞回去,但语气仍然没什么起伏,“棒极了。”


——————————————————

不太显然的,他们是科学家。

“容我再提醒你一遍,你不算,Barton先生,你连定积分都不会。”

Tony对受教育程度有明显的关注度,这句话几乎算得上Tony对Clint的“你好”,Tony对Bruce的寒暄则是,”保养一下吧,我的博士。”

“研究体育的退伍老兵也算科学家,”Clint反驳,这就和“操你的,Stark”一个意思。

Clint是在大学里遇见Tony的,他和Bruce、Tony还有Thor都是由神盾大学提供研究经费的科学家,Clint喜欢这个称呼,虽然他是搞体育的,但是Clint相信既然科学无国界,自然也没有学科之分。Clint觉得关于这一点他和Bruce有很多话可以聊,毕竟Bruce有七个phd,这意味着学无止境。
Tony出现的那天Clint正在啃午餐最后一个甜甜圈,Fury站在众人中央说着些欢迎新研究员的屁话,“又多了一个抢食的混蛋。”Clint囫囵不清地给Fury和音。


“我可不是混蛋,小天才。”


Tony就在那时候出现在Clint身后了,在他话音刚落、嘴型还没来得及回复的瞬间。
到现在Clint都觉得Tony给他们每个人装了什么MIT的先进玩意儿,没准儿就是在他吃饭的时候塞进他的中国菜里,或者在他睡觉的时候直接送到他嘴里,总之那东西肯定被他咽下去了,不然Tony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听说从MIT毕业的都是搞窃听风云和人工智能的,跟他们这些退伍老兵可不一样。

不能让Clint理解的除了Tony还有Thor,Thor是天文学家,Clint来到神盾大学之前他就在这儿了,Thor来自神秘的国度,之所以神秘,很大原因是没人能听懂他对于家乡单词的发音,“Asgard”,仙宫座,Clint肯定他是发错音了,没准是奥古斯塔(augusta)或者奥克兰(Auckland)*,Bruce倾向于相信后一个,毕竟Thor有那样的肌肉,明显更适合帆船运动而不是高尔夫,他弟弟Loki看起来倒像能参加美国名人赛的人。
相信Thor的只有Tony,因为Thor对星星的认知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他能够背出现今定义过的所有天体的名字,甚至能够指出他们都在哪里,尽管没人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对的,但不会有人怀疑Thor的诚实。与这种超人技能相对的,是Thor少到令人发指的常识,和他总是像古典诗一般的语言,“这不就是天神下凡的典型代表吗?胸大无脑。”Tony第一次见到Thor的时候,看着荷尔蒙爆棚的高大男人,毫不留情地定义,然后风骚地单手解开衬衫第一科扣子。

“像我这样智慧又英俊的男人,才是姑娘们的好选择。”


Clint补充:“最高记录为同时跟八个姑娘调情过的Tony Stark先生,如此说道。”


Thor虽然高大,但可欺,因为大多数时候他并不能意识到别人的讽刺和挖苦,久而久之,就连Tony也被Thor天生的正义光芒打动了,甚至还会在别人揶揄Thor的时候回嘴几句。Clint倒觉得完全不需要Tony来为Thor说话,毕竟,Thor有个弟弟Loki,那可是个不好惹的人。

Clint有一次夸Loki的头发又黑又亮,不过加了一句“看起来像是抹了油”,就不得不忍受接下去的一个礼拜的折磨,起先是办公室的东西经常丢失,后来变成经常多东西,死老鼠、手铐、安全套。有一次Clint在自己的书桌里发现了一瓶男士用润滑油,天晓得他可不是个对别人屁股感兴趣的人,也不想被别人觊觎自己的屁股,吓得Clint赶紧去和Loki道歉,这才停止了被恶作剧。Clint直至今天也不知道Loki到底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跑进他的办公室的,虽然他几乎确定将一切归责Thor。


总的来说,Clint在神盾大学生活得不错,他有有趣的朋友也有体面的工作。

只是偶尔,在某个公车晚点或者看到电视里女主播冷冰冰地播报战争结果的时刻。

Clint会疯狂地想念军营生活。


在被分配到神盾大学之前,Clint在军队里有几个好兄弟。金发碧眼的Steve是他最喜欢的朋友,他正直、勇敢又善良,总是冲锋在前,作为他们的小队长,Steve几乎是长在军营里的,Clint从没见过他的父母,从没见过脱离军队生活的Steve,他偶尔帮Steve拿东西的时候去过他在布鲁克林的公寓,而那里几乎成了老鼠的别墅。Clint喜欢叫他cap,如果不是那次围剿事件使Steve不得不退伍养伤,他会一直叫下去,他不会申请来神盾做文教工作,他想念他,想念Steve身上从未消散过的皂香——即便是又苦又累的军旅生活,Steve也总会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Clint——包括Natasha都不知道Steve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当然了,你不能苛求Natasha这些细节,你不能将Natasha用传统对女性的定义去概括,因为她会身体力行地告诉你你总是错的。

Clint也想念她。


——————————————————————
故事发生时,Tony和Bruce已经作为舍友生活两年了。他们的公寓添置了很多新鲜的家具,红色的皮质沙发是最亮眼的一个,它代替了折叠椅的位置,而Tony在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专座,那个座位的空间坐标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Tony站立的位置一模一样,Bruce表示非常理解,毕竟那是计算好的。


“狄俄尼索斯”在一个冬天把自己溺死在酒里了,是Clint和Thor来找Tony吃饭的时候发现的,插一句嘴,Tony也不明白午觉一醒,这两个人就会带着外卖或者游荡在他们厨房里,这种情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他们的晚饭一直在Tony的公寓里一起解决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从某种角度来说,Tony开始享受这种生活。

Thor在看到对面公寓的门缝向外溢出不少酒时,还以为是自己太喜欢酒了,产生了幻象,Clint尖叫着踹开门,“狄俄尼索斯” 正被自己的呕吐物噎住即将呛死。Tony一边说着“如果真的有宙斯的话……”一边拨了求救电话。
他们救了“狄俄尼索斯”,换来的是无价之宝,对于Tony来说,绝对是这样。

那天晚上,“宙斯”步履蹒跚地出现在医院,看着儿子在急救室的情景,老泪纵横地握紧了Tony的手,Tony绝对受不了这样的情景,他害怕被人感激,他开始口不择言,

“把他带走就是最好的感激,我认真的。”


Bruce默默扶住了额头,Clint目瞪口呆,Thor还在给Loki打电话说明情况,而电话那边的Loki听到了Tony的陈述,刺耳地笑了起来。
“宙斯”愣了愣,飞快地采纳了Tony的建议,带自己的葡萄酒神回去戒酒了。


Clint和Tony絮絮叨叨,“如果下一个住户还不如……呃……狄俄尼索斯,我是说,除了酒之外,还会有别的东西使人上瘾的,”Clint给了Tony一个隐晦的眼神,“你和Bruce打算怎么办。”
“雇佣Loki,明显的。”Tony耸耸肩。
“嘿老兄,”Loki从电话里发出见解,“我的出场费可不低啊。”


——————————————————————
他们离开医院时,Natasha从阴影里走出来,如果Thor有仔细闻得话,说不定当时就能找到她,她身上的酒气和“狄俄尼索斯”的一模一样。

如果Clint仔细听的话,一定能听见自己的上司,“独眼龙”Fury,那平日里油滑恶心的声音,卸下伪装,变得冷冰又严肃,在Natasha的电话里反复播放,像什么惊悚片的背景音。


那是五年来Fury电话里提到Bucky的第一次,Natasha控制自己不要颤抖,即使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录了音,这是她的职业习惯,即便对待自己的老板,也没什么可特例的,谁也不是必须被信任,谁也不是。
总会有什么事情迫使一个人去做坏事、蠢事,即便那并非发自那人的本心。
而Natasha的责任只是让一切损失最小化。

“是时候了。”电话里反反复复播放这句话。

她等了五年,Fury总算这么说了。
齐塔瑞事件过去的第五年,Steve、Bucky包括Tony,这些在崩溃边缘挣扎过的人。

会得到救赎吗。

“会的。”
Natasha听见自己喃喃,她停掉重复的录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Steve,我这里有一间合适的公寓,价格挺公道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注:

*狄俄尼索斯(Dionysus)(酒、酿造、狂欢):接替赫斯提亚成为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葡萄酒神,戏剧之神,宴席之神,农收之神。除了雅典娜未出生的弟弟波洛斯,狄俄尼索斯是第二位被预言为神王的宙斯之子。本身具有双重性格,他能给人带来欢乐和迷醉,但同时又残忍,易怒——正像酒一样。


*两座城市,奥古斯塔位于美国乔治亚州,在国际上以高尔夫球届四大锦标赛之一的美国名人赛著名,奥克兰是新西兰第一大城市,是全世界拥有帆船数量最多的地方,被称为风帆之都。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