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无书

原名 Cuzimafairy

【琅琊榜】靖苏相认的十种可能(下)

#接靖苏相认的十种可能(上)

#甜甜的 没逻辑

#继续掉马

 

第六种可能:不得不提的榛子酥

萧景琰生辰那天,梅长苏特地到靖王府道贺。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靖王送走宾客,独独留下了苏先生。

列将军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本拿剑拿刀于战场厮杀的手,此时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碟点心。


“殿下,我和他们挑了,这是最好的几个。”

 

萧景琰点点头,示意他放在石桌上,梅长苏凑过去看,只见攒莲纹的碟子上,摆着四五块榛子酥。

榛子酥啊。

梅长苏抬头,正想找些说辞拒绝,却见萧景琰脸色有些不自然,眼神一直盯着自己,竟带着些紧张的样子,仔细一想便知道,这糕点恐怕是景琰亲手做的。

拒绝的话瞬间咽回腹中——这人竟在自己生辰时还想着亲手做东西给别人吃,给我吃吗…

梅长苏边想边笑,竟真的伸手去拿了一块准备放入口中,榛子酥将要入口时,飞流不知从何处跳下,一把抢过了梅长苏手里的东西。

“喘不过气!”

飞流急道。


萧景琰被眼前变故惊了一下,又联系些其他的,便皱眉道,“苏先生也吃不得榛子?”

“是,幼时的毛病了。”

“那母妃…”萧景琰一愣,本想问母妃做的榛子酥是否被挑出,又突然发现了些什么,“说起来,自母妃托我带点心给先生以来,我便未见过榛子酥…”

神色一凛,“为何母妃会知道先生吃不得榛子?”

梅长苏不知该说什么,只挽回道,“或许是内廷司近日供奉的榛子不好。”

“母妃托我已月余,黄主司总不至于懈怠这么多日。”

“那殿下以为如何?”

“母妃显然早就知道先生不能吃榛子,可你与母妃甚至从未见面——”他神色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极其大胆的内容,“先生可知,小殊也是不能吃榛子的…母妃…一直都知道……所以………”

萧景琰:所以梅长苏等于林殊,get。


梅长苏:…心累

飞流:苏哥哥,犯傻!不明白!

梅长苏:…景琰亲手做的我肯定还是要吃的…

列战英:…殿下,剩下这三百五十八个怎么处理啊…

戚猛:我去,咱们王府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来来来都给我,我吃!

列战英:………



第七种可能:生病了胡言乱语的梅长苏
年下天冷,梅长苏缠绵病榻,萧景琰来苏府探病倒是勤快。

之前宗主交代过,为防止他说胡话叫景琰怀疑,黎纲他们要尽量拦着靖王,就算拦不住也多看着点儿,所以这天甄平不顾列将军眼神暗示,一直笔直笔直地站在梅长苏床榻边,每次宗主说些胡话的时候,他就打发飞流过去,立刻打岔。

“东海…”

给飞流一个眼神。

飞流唱道,“海——海啊~”

萧景琰:………


“父帅…”

飞流:“帅——帅啊~”

萧景琰:………


“赤焰军…”

飞流:“军——军啊~”

萧景琰:………


“景琰…”

“水牛——水牛啊~”

萧景琰:“水牛?”

甄平:………

 

四目相对。


萧景琰:还想瞒我,昨天我就已经找来宫外大夫诊治了萧氏祖传耳背。

梅长苏:………甄平你脑子呢。

甄平:不怪我啊…谁知道靖王突然就耳聪目明了…飞流!

飞流:(๐•̆ ·̭ •̆๐) 



第八种可能:蔺少阁主的日常
蔺晨与梅长苏相识十载,言语上胜过他的次数却寥寥无几,这让少阁主很是烦心。

如今得知梅长苏一直瞒着萧景琰他林殊的身份,只觉得可算有把柄握在手中了,所以日常以此威胁梅长苏。

“你信不信我这就告诉去告诉靖王!”

“少阁主想办成的事,又岂是我能阻止得了的?”

蔺晨一噎。

“行行行,你就仗着我顾全大局不会拆你的台是吧!还一盟宗主呢!你这是流氓行径!”

梅长苏四两拨千斤,“流氓不流氓的,也得分对谁。”

“好你个梅长苏啊!”蔺晨气得咬牙切齿,作势起身,指着房门道,“我这就去告诉靖王!告诉他你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林殊——”

“你说什么!!?”

萧景琰一把拉开梅长苏房门。

蔺晨浑身一僵,保持着起身侧对门口的姿势,连指着门的手都没来得及放下,如今正对着靖王。

匆忙赶来的黎纲急道,“宗主,靖王听说您病了,就着急赶过来了……我们也没拦住……”


萧景琰:………………

蔺晨:………………

梅长苏:………………


屋里众人大眼瞪小眼。


“小…小殊?”

梅长苏面无表情看了蔺晨一眼,“你满意了?”

蔺晨:“………”

“…啊我突然想起来上次给飞流买的发带还没给他我回琅琊阁拿去了等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再叫我过来吧再见再见…”

梅长苏:……你大爷的…

萧景琰:…小殊…

萧景琰:…成亲?…

黎纲:…蔺晨少爷竟然也是靖苏党…

列战英:我才是靖苏扛把子

黎纲:………??

黎纲:啥玩意?



第九种可能:言听计从的赤焰旧部

故事发生在卫峥得救被安置在苏宅的那几天。

萧景琰跟卫峥说,“你要听苏先生的话。”

堂堂赤焰军少帅林殊的副将,当年也是一兵统领的卫将军,竟恭恭敬敬地冲梅长苏恳切答道,“一定!”

萧景琰皱眉。

心里有些怀疑,但到底没说什么,只是多留心了些,然后发现,卫峥对梅长苏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恭谨的态度不像是对一个谋士,反而像是对自己的统帅……

卫峥的统帅吗?

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

 

梅长苏:……这一点有什么可说的,原来的发展里卫峥也是这么对我的,不知道为何景琰一直没觉得不妥。

列战英:那时候殿下已经视先生如王妃知己,自然乐得见将士对先生尊重。

飞流:水牛,笨蛋。

黎纲:听人说江左盟的人大都是护苏宝,那靖王可是遇苏就傻……

萧景琰:……………………

萧景琰:你们好烦。

 


第十种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瞒

(背景)蒙挚在梅长苏授意下将梅岭,火寒毒,林殊等事都提前告诉给了靖王,并交代了梅长苏回金陵的目的以及助他夺嫡的想法。

靖苏相遇。

四目相对。

萧景琰眼光一暗,喃喃:“……梅长苏…竟是林殊。”

梅长苏敛眉不语,长久才道,“我此次回京只为替赤焰众人洗雪冤情,本不打算告诉你,怕你对我太多顾虑…只想以梅长苏的谋士身份替你处理那些污秽之事罢了。可仔细想来又觉得这般对你来说并不公平,况且我也有自己的私心…发展到现在,只能叫你与我一同承担了。但说到底赤焰冤案你是没有亲眼所见的,个中曲折隐衷复杂难讲,你若不信我或者蒙大哥的话也属正常,我——”


未说完便被萧景琰紧紧抱住。

他什么都没说,只反复问着。

“疼么。”


“……”

“本该是疼的。”

他一笑。


“……这十二年…挫骨削皮面目全非…如此痛苦,我竟不在你身边…”

梅长苏伸手抚上他的脊背,有些克制地回抱住他。

瞬间的时光被梅长苏的叹息拉长,相拥着的地久天长里,萧景琰只听那人声音梦般清和,一触即碎似的,喃喃道——


“你在的。”


他笑,


“就不疼了。”






——END——

爱情呀就该是这么俗气又温柔的东西


以及——上篇评论里几乎所有姑娘都在说靖王傻

我景琰 一点 都 不蠢 好吗

是因为 爱 蒙蔽了 心智

( ´◔‸◔`)

口亨

 

评论(44)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