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无书

原名 Cuzimafairy

【琅琊榜】吃醋二三事

#从属【大梁恋爱故事集】

#脱离剧情点 无逻辑



【飞流泼水记】

飞流是苏宅的吉祥物这一点,没人反驳得了。
飞流总说些叫人惊骇的话,而大部分话又都是事实,这也没人反驳得了。
所以当飞流把一盆凉水泼到蔺晨身上的时候,整个苏宅的人都愣住了。

因为飞流说,“水牛,泼你,哼。”


梅长苏露出上次听蒙大统领跳起来替他看宅院一般的抽搐表情,环视了一圈众人,沉稳道,“飞流是说,是靖王殿下叫你泼蔺晨的?”


飞流扁嘴,摇摇头。
“不是——”梅长苏露出一个松口气的表情,紧接着又听飞流道,“是大梨!”

梅长苏:……………

黎纲:…………

蔺晨:…………


黎纲瞪大了眼睛满脸无辜,连连摆手道,“这次真不是我,我发誓。”
蔺晨咬牙切齿地伸手撇干净脸上濡湿的发髻,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说,飞流,不管是谁让你做这种事的,你怎么能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呢,我记得你不是这么没有主见的人,而且,怎么可能有人在你心中的位置超过我呢——”

蔺晨目光一凛,迅速瞥了梅长苏一眼。

“说,是不是你让飞流干的!”

梅长苏忍笑忍得辛苦,连连摆手,“真不是。”
蔺晨眯着眼,见梅长苏不太像说谎的样子,又转头狠狠瞪了黎纲一眼。


“你们江左盟这群没良心的啊!我千里迢迢跑过来给你们宗主治病,不讨好不说,还得平白受这些挤兑!吉婶!今天粉子蛋起码要两碗!还有,黎纲的晚饭不给他做,哎哟你们大爷的。”

黎纲满脸痛心,似乎对于蔺晨这样的说法感到万分委屈,“蔺晨少爷怎么如此说!这几天飞流天天和你在一起,我哪有时间教唆他泼你水!”


蔺晨不耐烦道,“你别跟我说那没用的,自从靖王和梅长苏搞上了,你们个个跟他亲的跟什么似的,我刚来的时候还以为他萧景琰嫁到江左盟来了,靖王老觉得我和长苏有什么不当关系,天天板着一张脸看我,你们自然也听他的排挤起我来了——我呸——这群没良心的!”

“我——”黎纲看向飞流,眼神里都是哀怨,似乎在说你为什么害我,飞流倒是正气凛然,接口道,“大梨说,水牛和大脸,给苏哥哥选一个,另一个泼水!”

蔺晨动作一僵,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要命了,亲手养成的小正太居然偏向别的男人!大爷的!随即一把伸出手来狠狠扭住飞流的脸颊,愤然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啊!我和靖王一块儿比你竟然选了他!——你到是说说我哪点不如萧景琰了!”

飞流忍着脸上的痛,大声道:

“苏哥哥睡着!你吵又走,拉上我。”飞流拼命仰着另一边没有被蹂躏的脸,满脸反抗,“水牛看着,我困了,水牛不困,就看着,一整宿。”


梅长苏:………


蔺晨:…妈的输了
黎纲:妈的一口狗粮
甄平:妈的少阁主今天又要穿我的衣服走了 【会撑大(划掉)
晏大夫:哼!
吉婶:不好意思我也站靖苏
童路:恋爱真好啊想四姐


一言出,飞流成功挣脱,冲愣神的蔺晨吐了吐舌头,就躲在了梅长苏身后。
梅长苏身上有些热,心里更是带着温汤般会蔓延的暖意。
冷静地由飞流扶着起身,冷静地走去书房,冷静地打开密室,冷静地关上门,冷静地把飞流赶出去。

飞流星星眼地站在门前,似乎是习惯了这种待遇,也没多少抵触情绪。

自从宗主和靖王在一起之后,为了关爱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他们两个人商量强制飞流每天和蔺晨少爷待在一起,黎纲看了眼消失在门后的宗主一眼,出神道,“晏大夫您说,两情相悦是不是会让人身体变好啊?”

蔺晨打断,“这还用晏大夫说??你看梅长苏那个步履如飞的样子,我真是老了,看不明白了,就那靖王木头一个,竟给梅长苏迷成这样!如此耽于情事还琅琊榜首,我呸!回去我就给他踢下去!”
飞流一听气道,“不行!不理你,哼!”

转身就要走,蔺晨骂骂咧咧地赶紧追出去,“你气什么?我又没说你!梅长苏有什么好的你天天维护他??你慢点儿走!哎!慢点儿!!”


黎纲甄平对视一眼,都是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萧景琰日记】

上次黎纲说江左十二年,皆是这位少阁主与他相伴。
我…
不太开心。
近日有些忙,不能久去看小殊,听说蔺晨无所事事,整日陪着他——


飞流喜欢吃母妃的点心。
飞流泼过蔺晨。


我太坏了。


天啊小殊主动抱我了…我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此处是接吻的时机吗会不会不够君子我是不是抱得太紧了啊看不到小殊的表情…


小殊说,“景琰,唉,我再也离不开你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谁?我是谁我在哪??
天啊太喜欢小殊了想亲想娶想一辈子啊啊啊


“我也是”

我早就是。

——TBC——

(๑˙❥˙๑)憋说话吻我

评论(19)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