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无书

原名 Cuzimafairy

【琅琊榜】何人与匪(琅琊榜版谁是卧底,有一些规则小改动)

#唉 其实前半段是在我去学校的动车上打出来的 
#所以可能有点儿怨念
#靖苏 微蔺流睿津?不能算吧其实…

#比赛发言略ooc

#然后后半段本来打了一些结果动车上网有问题没发成个人可见= =丢了
#不废话了



前提:全员在线 靖苏未相认但已经搞上了(搞上的过程参见【听说苏宅的人都不站靖苏】)一些剧情梗别深究啦比如梁帝面前提赤焰关键词不会被直接咔嚓吗 不会哦

不开上帝视角 自己猜吧

如果我能写明白…




大梁第二届“何人与匪”益智大赛正式开始,本次大赛由悬镜司承办,夏冬任主持,梁帝为终审【就是如果两人票数两轮都相当则由梁帝决定票走谁】
其他私设想起来我再加…开始吧。



夏冬:我真的很难相信,我堂堂悬镜司掌镜使竟有空闲来主持这个…奇怪的比赛。(无奈)

夏冬:…但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我也只能遵旨了,那就开始吧,我先宣读规则。

夏冬:本次比赛旨在丰富大梁子弟的业余文化生活,加强君臣交流,介于参赛者众多,这其中有些人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本次比赛分为三轮,每一轮抽签决定七人参赛,七人中有两匪四民一白痴,匪拿到的信中词语与平民不同,白痴拿到空白信封。之后主持人指定顺序发言,每人发言描述拿到的词语,不可过分暴露信息也不能过于含糊不清,尽量做到找出同伴,打消自身疑虑。顺序发言后参赛者投票选出自己认为的匪徒,两匪一白皆出则平民胜利;除匪外只剩一民则匪胜利;白痴自成一伙,只要留到最后只剩两个人,无论另一个人是民还是匪都获胜。

最终留在场上之人为获胜者,可以出现胜利者为多数的情况。

夏冬:各位都是聪明人,想必都听懂了。那我们就正式开始。

夏冬:按照之前抽签的顺序,第一轮参赛者:靖王,苏先生,景睿,豫津,飞流,蒙大统领,蔺少阁主。



【此处是拆信封的时间】

萧景琰 景睿 蔺晨 没有明显表情 蒙挚 飞流有些愣住 豫津 梅长苏微笑



【发言时间】

蔺晨:(标准插袖不屑脸)一个字:蠢。完了。

蒙挚:(保持一脸懵)

蒙挚:(瞪大眼睛)这就完啦?

蒙挚:(愣了半天)我这……我根本没听懂少阁主说的是啥啊,蠢?

蒙挚:(又琢磨了半天实在没有头绪有点自暴自弃)哎搞不明白你们聪明人,我直接说了,是个人名,(转向飞流)飞流你说。

飞流:飞流……

夏冬:(打断)我提醒一下大家,选手发言不能出现该词的一个字,否则全队出局,记住了吗飞流,不能说里面的字。

飞流:知道(用力点头)。

飞流:恩,认识的。(仔细想了想)不认识,(又想了想)认识。

浴巾:这……飞流发言也太言简意赅了,可是……我没怎么听懂啊,飞流是在回想这个人吗?回想自己认不认识这个人?那要是飞流能想这么半天才说认识……这个人应该是飞流不熟的人啊……(苦恼地皱眉)我不明白了,哎呀,我反正认识这个人就对了,恩,景睿?

景睿:到我了,我其实和豫津一样,也想说认识这个人了,但是冬姐说过不能重复,那我换一个描述……恩,其实我是觉得之前的几个人已经把信息都说的很明显了,都不像是跟票或者有空白牌的样子……那么空白牌自然还在后面,这样……我还是不说得太明显吧免得信息太明确了,恩……进宫面圣。进宫面圣就是我的描述。(打出一个请的手势)苏兄。

梅长苏:(看着景睿微微一笑)其实景睿刚才的话有些让人起疑,其一,你与豫津从小一起长大,豫津认识的人你自然认识,这个信息自然是无用的。

梅长苏:其二,按照前面几位的形容,想必诸位心里都已经有些人选了,这些人也都曾进宫面圣,所以你的第二条信息也是无用的。

梅长苏:其三,景睿之前的各位信息都给的很明显,并且没有跟票的嫌疑,景睿虽然是第一个提到空白牌问题的人,所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是如何证明你拿到的一定不是空白牌呢,也许你拿到了空白牌,并以此为理由打消我们对你发言模糊的疑虑,也不是不可能的。

梅长苏:当然,以景睿的心性应当是不能做出这样弯弯绕绕的事情,我只是这么一猜测。

梅长苏:我的描述是这个词语与我相关。

靖王:(认真聆听着梅长苏的分析……)

靖王:(停了一会儿后点点头)也与我有关。

(列战英:玩个游戏也能秀恩爱……)

夏冬:好的,那么到此七位参赛选手都发言完毕了,我总结一下,傻,一个人名,飞流可能认识,豫津确定认识,曾进宫面圣,与苏先生有关,也与靖王有关。好的请大家仔细回顾之前的发言,开始第一轮投票。

【计票】

除豫津外全体投了萧景睿。

萧景睿出局。

(纪王:哎呀景睿怎么第一个就出局了啊,这一看就是梅长苏故意这样说混淆众人视听,他一定在保护什么人啊)

(霓凰:看兄长的情态。难道靖王是匪或者空白牌?)

(宫羽:宗主还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让众人都相信了。)

(誉王:苏先生的做法……般弱,此事你如何看)

(秦般弱:回殿下,场上梅长苏蔺晨靖王飞流肯定是一伙的,剩下大统领、萧景睿和言豫津,言公子此人……若不是言候之前卖过人情,只怕梅长苏第一个说走的就是他了;梅长苏手中所拿也许是空白牌,但按小护卫飞流那个不确定的态度,这个词语又不像是梅长苏自己……难道是靖王?匪拿到的词语是梅长苏,平民是萧景琰?如今他二人之事也不算秘密,是有可能出这样的题的……总之般弱以为还需再看一轮)



【第二轮发言】

靖王:赤焰旧案

(满座皆惊)

梅长苏:(愣了许久,似乎不明白萧景琰为什么要说这个)

梅长苏:(皱了皱眉)也算是旧人

豫津:(满脸疑惑)我……这一轮靖王殿下和苏兄的话我怎么听得不是很明白啊……(拉长脖子观察萧景琰和梅长苏的神情)可是看靖王殿下的神态实在是确定严肃……难道真像苏兄上一轮所说……景睿是空白牌我拿的是匪……还是——(灵机一动)不对,苏兄上次这么说分明是为了保护后面的人,(一边思考一边用手指比划)靖王殿下的描述跟我理解的不一样……那殿下,我肯定认为你是匪了,这一轮我想投你!

豫津:(又想了想)苏兄应该不是匪啊……看飞流又……而且匪之间也不知道对方身份吧……可是苏兄上一次为什么保护靖王呢……我不可能是匪吧……哎呀我都说出来了……算了算了,我直接描述吧。

豫津:是兄长。

飞流:飞流,不知道……(苦恼地皱眉)第一个——水——牛(拉长语气说)

靖王:(一愣)

蒙大统领:(懵逼2.0)我的天,听完飞流说的我整个人都傻了(满脸纠结),不过水牛这个说法嘛……那是肯定跟靖王殿下有关了吧……飞流总不会直接把靖王殿下说出来的……吧……

蒙大统领:哎(自暴自弃脸2.0)我还是直接说我的好了,是我蒙挚的兄弟。

蔺晨:(高冷不屑脸)愚蠢。

夏冬:提醒蔺少阁主,不能重复之前发言内容。

蔺晨:(瞥了夏冬一眼)行吧行吧,那…(思索)……

蔺晨:(诡异一笑)靖王其实不认识这个人。

梅长苏:……

梅长苏:(蹙眉瞪了蔺晨一眼)

靖王:(看见梅长苏的反应 皱眉)



夏冬:好的,第二轮大家的发言:赤焰旧案,旧人,豫津兄长,与“水牛”(疑惑)有关……蒙大统领的兄弟,靖王其实不认识这个人……似乎信息已经比较明显了。

夏冬:有请大家对此轮进行投票

【计票】

靖王梅长苏飞流蒙挚投给蔺晨,蔺晨投给靖王,言豫津因为发呆错过投票时期。

蔺晨出局。



夏冬:提醒豫津,下一轮若你再不投票,只能被判出局了。



(插着袖子标准嘲讽脸走下场的蔺晨:可不是不能再让我留在场上了,不然他梅长苏的秘密岂不是瞒不住了,哼。)

(景睿:豫津加油呀。)

(霓凰:这一轮看来,信息已经很明确了,靖王手中拿的应当是兄长当初……林殊的名字……唉……)

(黎纲:这蔺少阁主真是的……哪有在场上就那么瞎说的……说这么一句话靖王怎么可能不起疑,也太不靠谱了。)



【第三轮】

飞流:我……(皱着眉头绞尽脑汁的样子)

飞流:第三个——苏哥哥!

夏冬:飞流!都说了不能用其中的字当做形容!第三轮直接终止,飞流出局。

飞流:(焦急又生气地哼了一声)。



【飞流出局】



(秦般弱:殿下您看,当前局势已经比较清楚了,梅长苏拿到的必是空白,靖王和……言公子或者萧公子拿到的应当是靖王自己的名字,其他人的词语必是梅长苏。至于蔺少阁主……般弱也不懂他为何如此形容……也有可能他拿到的是靖王的名字,第二轮不过故意这样说来混淆视听……般弱记得第一轮他的描述应当是——蠢)

(誉王:爽朗一笑)

(誉王:这琅琊阁果然通晓世间百事,连萧景琰此人迂腐不化都知,哈哈哈哈。只可惜我们没得到麒麟才子,也不知这梅长苏怎么选了萧景琰那头倔牛为主……)

(秦般弱:断袖情深啊殿下。)

(霓凰:……)

(宫羽:……)

(列战英:……)



【第四轮发言】

靖王:翻案

梅长苏:此人钦慕靖王

靖王:……(脸红)

豫津:嘿嘿嘿(腐笑)

豫津:呼——我可算放心了,看来我和苏兄的词必是一个,那蒙大统领和飞流我们几个的词也肯定一样了,太好了我真的不是匪。那——不会吧,那景睿还真有可能是空白牌了啊,他确实什么也没说清楚……

景睿:(无奈地笑)

豫津:哈哈,景睿你等着吧我肯定把你那份儿也玩出来!

豫津:我看看还能怎么说啊,唔,是我和景睿把这个人请来金陵的。

蒙挚:啊???

蒙挚:(突然顿住)(傻笑)对对对,言大公子你也说的太明白了,游戏没结束说明还有匪或者白痴在场上啊,你这么说那匪不都知道词语是啥了!

蒙挚:我就说吧,这人与我关系十分密切,我没重复发言啊,我说了十分密切。



夏冬:这一轮人不多,那我也不重复了,投票吧。



【计票】

靖王梅长苏言豫津投给蒙挚,蒙挚投给靖王。

蒙挚出局。



(从始至终满脸懵逼的蒙大统领:不是,为啥我就被投出去啊,我感觉靖王太有问题了啊,他上局说的旧案和这局的翻案也不是一个人的事啊……哎,不对,也有可能是一个人的事……哎不对啊……啊,不行我也想不懂了,算了算了。)

(霓凰:靖王从头到尾思路清晰,看来靖王的牌应该就是兄长的名字了,兄长一向聪慧,也应该是空白牌,至于豫津……难道景睿的牌真的有问题?)

(黎纲:我怎么感觉剩下这几个人都有点问题啊……)

(蔺晨:飞流!快过来陪我喝酒,飞流,别看了!)

(飞流:不要!)

(梁帝:纪王你看剩下这几个人,都是个什么身份。)

(纪王:皇兄啊,我看小豫津才是最有问题的,你是不知道豫津看起来傻兮兮的,其实可精明着呢,再加上言候爷之前跟诸位说的话,没准儿这第一轮小豫津就赢了呢。)

(梁帝:一边思索一边点点头)

(梁帝:确实不好说)

(梁帝:静妃,你看呢?)

(静妃:臣妾以为……这三人都是聪明之人,单纯这般来看,实在看不分明,我倒是希望景琰出局算了,混在里面指不定又说什么浑话惹陛下生气。)

(梁帝:点点头)

(景睿:笑着冲场上喊)

(景睿:言公子果然厉害啊)



【第五轮】

豫津:嘿嘿嘿,景睿!爹!你们看到了吗,我都快留到最后拉,都是靠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啊哈哈哈。

豫津:恩我分析一下现在啊,到目前还没有结束,那说明民剩的肯定不只一人,苏兄这么聪明……我又觉得有可能是剩我和靖王……我以为后几轮稍聪明些的人都知道牌面是什么了,所以后几轮的发言其实不能尽信,还是以首轮为主,唔,苏兄首轮说的是与他自己有关,靖王又说与靖王有关……难道牌面真的是他们二人?

豫津:那到底他们两个人谁是匪啊……(一边思考一边碎碎念)靖王一路说下来都有明显信息并且没有重复……苏兄首轮说……哎那景睿肯定真的拿的是空白了,确实只有他太有跟票嫌疑了……

豫津:哎到底苏兄和靖王谁拿的是匪啊,苏兄上一轮明显是跟我一样的内容,但是苏兄也有可能是故意这么说的……唉愁死我了。

豫津:那我真不知道还能怎么再明显地描述了,靖王和苏兄两个人的话……

豫津:算了我先描述吧,唔,三个字。

靖王:(皱眉)

梅长苏:(微笑)

豫津:哎!我明白了,你们俩个……(无奈一笑)算啦,苏兄和靖王肯定是要一起把我投出去的,我若是被投出去之后比赛还未结束,那苏兄就肯定获胜啦,唉。

豫津:冬姐也不必再让他们两个说了,我弃权啦。

夏冬:好,此轮豫津弃权。

夏冬:比赛结束。

夏冬:恭喜靖王获胜。

 

 

最近想了几个梗但是被专业课折磨得没时间写= =

先写个比赛的玩玩吧= =内容有点乱套……欢迎捉虫

猜猜这七个人的牌都是啥

感觉自己没写明白……

 

更新:牌面分析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