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zimafairy✨

第21年

【靖苏】今天我变成了苏先生



#灵魂互换梗——萧景琰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梅长苏
#傻白甜 没营养 没时间线 全员都有
#开心ooc


00
萧景琰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劲。
今日起身,入目皆是苏宅景致,浑身诡异地感到绵软无力,又见黎纲飞流代替了战英,奔至床边对他嘘寒问暖,还道,“宗主,您可算醒了。”


01
萧景琰觉得,他好像变成了苏先生的模样。


02
不,他更像是,进入了苏先生的身体

#这话可以说非常污了



03
萧景琰感到有些惶恐——他占了苏先生的身体,那么苏先生去了何处?也占了他的身体吗?

#占来占去的我真是听不懂了



04
一抬头,正碰上一只不安分的手
“苏哥哥,奇怪。”
飞流眼睛瞪大,似乎想看到梅长苏躯壳里头去。
“怎么奇怪。”
“呆呆的。”飞流嘟囔,皱着眉头表示对于散发着脑子不灵光气息的‘梅长苏’的疑虑。

“没有问水牛过得好不好。“


院子里的梅花香气飘飘荡荡,飞流声音轻轻地打在萧景琰心头。

“…每次病起,我都会问水牛如何吗?”

“嗯,每次。”




05
“宗主,靖王来了。”

萧景琰不太熟悉这种脱离他本身的称呼,愣了愣。
黎刚将这反应看成与自己疑惑的共通,”是啊,今日也没什么大事,怎么就青天白日地过来了。“
“宗主,”黎刚声音低了些,“你和靖王是不是吵架了。”
萧景琰有点神游九天,“嗯?”
黎刚一面稀奇于往常不离身的手炉竟被宗主随意放在床上,一边补充,“靖王往常能从正门进的时候都恨不得留下住几天,今天打马绕了金陵城三遍才过来。”
“…………”
萧景琰用梅长苏白皙的脸庞表达了些心事被发觉的羞赧,又用梅长苏纤长的手指理了理衣领,此地无银三百两般开口。
“有……这么明显?”
“啊,什么明显?”
“留下住。”
“对。特别明显。”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06
飞流从塌侧窜过来,“不行,苏哥哥,我的,不是水牛的。”
萧景琰气定神闲,拿梅长苏一把清清淡淡的嗓子道,“不,是他的。”
黎刚如坠冰窖。

“宗主!飞流还是个孩子!你不是让我们避着他吗!今天怎么自己给说了!”
”宗主,你看着我干什么……不是你说等大事成了你在告诉他你是林殊然后跟他表白吗。“
“宗主你怎么突然瞪大眼睛啊?可是身子不舒服??我这就把靖王赶走!”

“宗主你突然这么深情地看哪里啊……”

黎刚背后涌起一阵寒意。
转身——

“啊靖王您过来了哈哈……靖王你怎么在瞪我??”
“什么情况啊这是!?”


07
情况过分诡异了。
萧景琰透过实则林殊表面梅长苏的眼睛看到实则林殊但此时此刻是萧景琰的梅长苏。
于是在黎刚眼中——

‘靖王’面若冰霜,眼刀插向愣做一根木柱的黎刚。
“你在胡说些什么,梅长苏怎会是林殊。”

“究竟是否胡说,靖王自己岂会不知?”
自家宗主眉头紧蹙,眼如寒潭,步步紧逼。

‘你在我身边一年,若你是小殊,我怎么会毫无察觉。“
‘靖王’别开目光。
“毫无察觉?”’梅长苏‘露出极为悲凉的笑,“萧景琰曾无数次试探于你……梅长苏,试探于静妃娘娘,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蒙骗。”
“直到今日——“‘梅长苏’侧首,带着些不常见的激动,”若非黎刚告知,萧景琰竟还不知身边之人就是当年的袍泽兄弟!”
‘梅长苏’激动起身,却受身体所累,脑子一黑,身形摇摇欲坠。
‘萧景琰’快步上前搀扶。
“这身体,禁不起你这样又急又怒的。”
“你这许多年,到底受了多少折磨,为什么不许我知道?”
“……如今还能打马,已经是上天恩赐了。”
“所以才绕了金陵三圈?”
“……咳。”

黎刚左看看又看看,彻底懵了,这架势仿佛是宗主想让靖王承认自己就是林殊,但是靖王不愿意……这人设是不是反了啊。

08
蔺晨进屋的时候,只见‘梅长苏’整个人气鼓鼓的,外衣边缘都散布着些不同往常的芒刺,仿佛将少年的林殊骤然锁进名为江左梅郎的桎梏里,因为不曾经受过那经年累月的痛苦,少了些淡然和斑驳,显得格外剧烈又生机勃勃,看起来与清瘦模样违和极了。
“哇梅长苏你今天不寻常啊。”
飞流总算听到些知心话,也不管说这话的人是蔺晨,立时附和道,“就是!呆!”
蔺晨点点头,“看起来,倒有些像靖王。”
萧景琰:“……”


09
梅长苏去哪了?
放下萧景琰就出去遛马打猎了。


10
梅长苏开心策马,路上遇见骂骂咧咧的誉王。
“我说过多次,这礼物要亲自挑选,看你拉到苏府这车菜,中间以下全是烂的,若非我查核一遍岂非让先生笑话?”
‘靖王’笑嘻嘻策马凑近。
“皇兄不用送了,你就是送一箱金白菜,梅长苏也不会在意的。”
誉王有小脾气了,不耐烦道,“我与名仕结交,干你何事,你怎知道苏先生所想?”
‘靖王’挑了挑眉毛,“全天下还真就我一个最懂他。”
誉王不开心了,“你看靖王这大言不惭的样子!”秦般弱摇摇头,“传言不假。”
“什么传言。”
“靖王暗恋梅长苏啊。”

#没毛病。


11
萧景睿跑到苏宅找梅长苏玩。
“景睿,以后你不要总来找我,我需要足够的休息。”

萧景睿哭唧唧,拼命反省自己,“对不起苏兄,都是我不好,还以为近春了苏兄身体会好很多,以后定然不总来叨扰苏兄。”
萧景琰点点头。


言豫津跑来问梅长苏父子关系进阶宝典。
“豫津,你长大了,言侯的喜好你也该自己揣摩,不能总是依赖我。”

豫津哭唧唧,拼命反省自己,“对不起苏兄,你一定嫌弃我笨了,我一定多学习多想,我喜欢与苏兄结交,我就只是想跟苏兄多待一会儿啊。”
萧景琰一愣,脱口而出,“那就更不行了。”
豫津哭着出了门。

蒙大统领、宫羽……除了霓凰郡主,几乎个个都被萧景琰以梅长苏的身份勒令限制交往频率。

直到晏大夫,这个神一般的男人。
“晏大夫,我还是个孩子,你不能直接拿来这么苦的药给我喝,你应该为我准备蜜饯果铺……”
晏大夫药碗一搁,“蜜饯个大头鬼,赶紧喝。”

萧景琰哭唧唧,“晏大夫你平时都是这么凶我的?”
梅长苏正巧玩够了回府,撞见这一幕。
只见‘靖王’瞬间冲到堂前,“凶得太对了。”然后端起药碗就给梅长苏灌下去了。

“以后遭殃的不是你。”
梅长苏极有预见性地小声和萧景琰说。


12
然后又压着萧景琰给当天所有来访的客人道歉。

飞流看着梅长苏和萧景琰折腾来折腾去。
严肃又担忧道,“苏哥哥,有病。”
蔺晨幸灾乐祸,“绝对的,有病。”


13
作为第一个看出灵魂互换的蔺少阁主,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梅长苏和萧景琰为互相的行为头疼不已。
比如说,萧景琰面对誉王送来苏府的一筐金白菜,沉默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14
夜间

“我今日,仿佛做回了林殊。”

“还是差些,我如今的身体,也不比最好的时候了。”
梅长苏有些心疼地凑近萧景琰。

“胸口的伤是何时弄的。”
“你怎么知道,你看过了?”

“……”



#抓得一手好重点
#梅长苏:我不止看过了,我今天还洗了个澡。


15
萧景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眼前景致如常,脱离了绵软无力的肢体,竟有些陌生。
“是梦吗。”
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穿衣的声响。
“不是,我昨天的确攻了你。”
“……”

#这才是梦

评论(22)

热度(209)